第十二章

作者: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  发布:2019-10-03

chaper8 迷人的酒香洋溢在大厅的每个角落,清婉的舞曲随着舞池中的裙摆旋转。 快乐的氛围中,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似乎也变得那么梦幻起来。 “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个舞吗?”彦俊颇有绅士风度地弯下腰,把手伸到星黎面前,彬彬有礼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啊。”星黎爽快地把手放到了彦俊手中。 “真是有幸啊。”彦俊凑到星黎的耳边悄悄地说。 星黎露出了一个调皮的微笑:“因为我只懂一点点皮毛嘛。所以看你那么会跳想学一学啦。” 彦俊小心翼翼地把星黎带到了舞池中,翩然起舞。 “那是因为我从小长得就是人见人爱,看到我的人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看到第二眼就想看第三眼,加上家里又会出席很多应酬,所以这些全是被逼出来的。” “是吗?”星黎怀疑地看着彦俊:“刚才我看你跳舞一脸高兴、陶醉啊,难道这也是逼出来的。” “呵呵。”彦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谁叫我长得那么惹人爱呢。” 看着彦俊一脸臭屁的样子,星黎嘴角慢慢漾起一个神秘的微笑,慢慢地踩上了彦俊的脚。 “喂,我的脚!”彦俊一脸痛苦地看着星黎。 “彦俊你在说什么啊?你干吗把脸扭得像苦瓜啊?”星黎一脸无辜,“关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 “脚,脚,脚!”彦俊拼命地想把脚从星黎的脚下收回来。 “啊?”星黎一脸“诧异”地把猛地脚抬了起来,彦俊一下子没了拉力,立刻身体失衡,倒了下去。 只听见“嘣”的一声,一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杀猪般的嚎叫立刻充斥了整个大厅。 星黎惊讶地看着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小男孩,又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了看一旁气定神闲的彦俊:“你怎么没事?” 彦俊挑了挑眉毛,口若悬河地讲了起来:“像我这么可爱的人,连上帝爷爷也不舍得来欺负我。难道我还会因为黎黎你这么笨的招数而受伤吗?” “我……” 看着彦俊那张笑意越来越大的脸,星黎一下子被噎得讲不出话来。 看来整彦俊还真的有一定的难度啊。 “大笨蛋!” 星黎刚要反驳,摔在地上的小男孩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脸悲愤地瞪着星黎:“你是坏蛋!” “我?”星黎窘迫地拉着裙摆,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一脸怒气的男孩,“对……对不起啊。” “哼!”小男孩一脸不屑地扬起头,“你真可恶!” 星黎仔细看了看眼前生气的小男孩,虽然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可是穿得却酷酷的。 用发胶定型的冲天发型,宽大的红色T恤和宽大的裤子,白嫩嫩的小脸蛋,精致的五官,漂亮得要命。 现在的他双手酷酷地插在裤袋里,一脸挑畔地看着星黎:“看什么看,白痴女人,没见过帅哥啊!” 咦?这话好像挺熟悉的啊,是这个酷酷的小孩说的吗? 星黎弯下腰,微笑地看着比自己足足矮两个头的小男孩,摸了摸他的头:“喂,小孩,你这么小还跑到舞池中来干什么?” “你干吗要问这个。”小男孩警惕地看着星黎,“我去帮伊娜姐拿东西呢,谁知道你竟然害彦俊哥哥摔到,还害到了我。” “对不起……对不起啦。”星黎忍不住摸了摸小男孩凝如羊脂的雪白皮肤,“好可爱啊。” 小男孩露出了迷茫而复杂的神色,突然,他眼睛一亮,朝着星黎的身后跑了过去:“伊娜姐,她欺负我。” 星黎吐了吐舌头,转过身去,那粉嫩粉嫩的小男孩正依偎在伊娜的身边,气定神闲地告状呢。 “小景,你刚才没有哭吧?哭了就不是男子汉了哦。”伊娜微微朝星黎笑了笑,低头安慰起小男孩。 小景摇了摇头,把头仰的老高:“这么点小事,我才不会哭呢。” “我就知道小景最勇敢了。”伊娜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小景头上,小景的耳根也红了起来,他不安地看了看四周,没有甩开。 “喂,白痴女人,我不生你气了。”小景朝星黎瞪了瞪眼。 星黎忍不住跑到了小景跟前:“喂,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别老是女人女人的叫好不好啊。” 小景原本红的小脸越来越红了,连忙争辩:“我才不是小孩呢,我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伊娜姐对不对啊?” 看着黑亮的眼睛求证地看着自己,伊娜连忙点了点头:“对啊,小景是个男子汉了,不过你也不可以这么叫的,要叫星黎姐姐。” 第21节:几颗小星星 小景咬了咬嘴唇,轻轻地叫了一声:“星黎姐姐……” 不知什么时候,彦俊已经把脸凑到了星黎身边:“怎么样,小景很可爱吧。” 星黎点了点头,不满地瞥了瞥彦俊:“是很可爱,可是加上你在,什么可爱的都不可爱了。” 彦俊一脸受伤地看着星黎:“干吗又扯到我身上,好歹那小孩也是韩乐乐的……” “韩乐乐的?”星黎夸张的叫了起来,又立刻扫视四周,幸好没有韩乐乐的影子。 “弟弟。”彦俊不紧不慢地补充完没说完的话,“不要歪想,他是韩乐乐的弟弟啊。” 怪不得一副霸道样,星黎疑惑地又看向了一边和伊娜交谈正欢的小景。 那依稀霸道的样子,那坚毅的轮廓,的确有点韩乐乐的样子。 “伊娜姐,我好喜欢你哦。”小景怯生生地看着一脸灿烂笑意的伊娜。 伊娜点了点头:“我也很喜欢小景啊。” 小景的头渐渐低了下去,脸又不恰时机地红了起来。 “呼——”星黎朝暮沉沉的大海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又毫不淑女地趴在了栏杆上,“哇,里面好闷啊,闷死了……” 亏彦俊和伊娜还呆得住,又闷又热的船舱,空气清新程度哪里及这里的一半。 远处海面黑如漆墨,宁静如恒,隐忍着一切的痛苦和心思。 天空中微微闪烁着几颗小星星,隐约地向星黎眨着眼睛。 不知不觉星黎唱起了周讯的《看海》: “闲在路边的椰树叶它有一整天的时间 仰起海风吹红的脸悄悄飞去了东南边 因为我们最浪漫的相片我有冷落的直觉 原来冲动的情节就是和你看海 上岸后贝壳的孤单让我快乐的不自然 离开海底的恬淡也就懂得了辛酸 害怕浪花午后的狂欢空气忽然变的敏感 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和你看海 离开你以后才知道 你对我是那么那么重要 谁知道你想要的不明了 我无处可逃 你的心不在你总是想逃 我只想要陪你陪你去找 我知道你并不是不想要……”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笑声:“你唱得还不是一般的难听啊。” “什么?”星黎转过头眯着眼看着悠闲坐在船头的韩乐乐。 由于刚才并没有仔细看过四周,所以并没发现独自坐在船头的韩乐乐。 此时的他一身黑色,在暗色的天空下像微笑的恶魔,而漆黑的夜色就是他宽大的羽翼。 “你怎么不在舞厅里?” “喂,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啊。”星黎不由分说,也跳上了栏杆,和韩乐乐一样坐到了上面:“你也算一个主角哦。” “要你管,我才不想去那种浪费时间的地方。” 韩乐乐的眼光转到了一脸坦然的星黎身上,微微赞道:“不错啊,你还蛮大胆的,敢坐在这里。” “这有什么不敢的啊。”星黎努了努嘴,“我10岁那年,妈妈带我去游泳,那个时候,竟然没有人发现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人爬上了跳水的那个高台,接着啊‘扑通’一声就掉了下来,你想想,那个地方离水面那么高,我才只有10岁耶,我妈当场吓得尖叫,结果我啊,什么事都没有。” 韩乐乐瞥了瞥星黎,微微地笑了笑:“那有什么,我10岁那年就已经会一个人潜到海底捉贝壳了,海底的贝壳才叫漂亮呢,比岸上的好看多了,结果到学校就有很多人羡慕。” “啊,你的童年这么好啊,我才倒霉呢,因为我妈工作的关系,老是搬家,隔一段时间搬一次,我自然也要换学校,连熟悉的人也没几个,简直是奔波命。” 韩乐乐的眼瞳微微闪烁:“你现在也会很快走?” 星黎充满笑意地摇了摇头:“才不是呢,现在我妈的工作已经固定了,可以住在这个城市了,这样我的朋友也会越来越多啊。” “你的确很开朗。” “咦?”星黎好奇地看着韩乐乐,“你在夸我啊?” 韩乐乐愣了愣,把头微微一撇:“你别自作多情了。” “我觉得你这人好奇怪啊,为什么有些事偏偏不肯承认呢?而且你本来就不应该凶巴巴的啊,你偏偏要变成那种不可理喻的人。” 韩乐乐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像凶神恶煞的雕像:“我本来就是这样。” 星黎哼了一声,抬头望着海天的一片漆黑,强劲的风袭来,吹起了自己及肩的头发,空气中微微透露着那种弱不可察的咸湿气味。 “喂。”韩乐乐捅了捅星黎,“你在想什么。” 星黎充满幻想地双手托腮:“我在想美人鱼的故事啊。” “稀奇古怪,不知道有什么好的。”韩乐乐叹了一口气顺便丢了个白眼给星黎,“说说看发生在你身上比较有趣的事吧。” “嗯,也没什么事啦。要不,我讲几个听来的笑话给你听?” 看到韩乐乐微微点头,星黎想着以前听说的笑话边笑边讲了起来:“有一天,面条和包子打架。打着打着它们听见有人在呐喊助威!于是它们便走过去问它的名字,它小小声地回答:‘我叫面包!’刚一说完,面条和包子便把它海扁了一顿!事后它很委屈地问它们:‘你们为什么要打我啊?’于是它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因为你是间谍!’” 看到韩乐乐木讷的表情,星黎不由得收敛起笑容:“你怎么没反应?” 第22节:女的身材火暴 “你说的是笑话?” 韩乐乐一脸不解的表情让星黎大受打击:“喂,你真是个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啊。” 韩乐乐突然笑了起来:“你还是挺有趣的啊。” 星黎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眉头也拧了起来,韩乐乐可是她祁星黎碰到的最奇怪最白痴容貌和智商最有差异的人了。 韩乐乐突然从栏杆跳到了甲板上,背对着星黎说:“你以后可以叫我乐乐了。” “哦。” “还有,现在3、4点了,你也不要在这里呆太久了。” “哦。” 星黎手一撑,也跳到了甲板上。 “走吧。” 星黎紧跟在韩乐乐身后,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不羁,优美的线条组成了那颀长的身影。 想起了他黑夜般深邃的眸子,想起了他微微带笑的调皮表情,星黎的嘴角也上扬得厉害。 突然,韩乐乐的身影陡然停住。 甲板上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长,他的身上似乎被冰山凝结了一样冰冷。 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修长的手迅速地握拢,关节发出了轻响。 炫目的灯光下,两个身影相互依偎。 女的身材火暴,男的高大健壮。 星黎只认出了一个,那就是穿着一身火红的夏菲菲。 她在笑,一种媚人的笑,能让人骨头酥麻的笑。 星黎看不出韩乐乐的表情,只有一种莫名的难过。 她竟然背叛他! “你过来!” 冷冷的声音像死神的召唤,夏菲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你过来!” 夏菲菲微微颤抖,后退了几步。 “那么,你过来!” 韩乐乐向夏菲菲身边的男生勾了勾手指。 男生谄媚地笑了笑,边后退边讨好地道歉:“大哥,这位大哥,实在对不起,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你喜欢她?”韩乐乐双手抱胸,无所谓地调笑。 “我……”男生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不喜欢。” “不喜欢就给我滚!”韩乐乐的笑容迅速内敛,抬起脚猛地向那个男生的笑脸踢去。 男生一声猪嚎的惨叫响了起来,立刻捂着脸在地上抽搐。 “你到底想怎么样。”韩乐乐轻扫了夏菲菲一眼,语气却是无比的冷淡。 “怎样?”韩乐乐的食指优雅地在夏菲菲白皙的脸颊上滑动,突然他的手慢慢地抬起,狠狠地掴了下去。 响亮的一声带着夏菲菲的哭泣声响起。 夏菲菲捂着脸委屈地看着韩乐乐,发疯似的大叫:“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不是也和她在一起吗?难道就准你可以和别人在一起?” 韩乐乐把脸捂在了双手之中,声音无助而茫然:“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够……” “心都不在了,还要人干什么?我以为我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可是还是不行……我和你根本没有快乐过,一直都是我主动的……” “对不起。”韩乐乐露出了一双阴冷的眸子,“我……给你自由……” 夏菲菲点了点头,朝星黎露出了一个浅得几乎没有显露的苦涩微笑。 沉寂。 寂寞疯狂地叫嚣。 星黎默默地看着蹲在一边无比无助的韩乐乐抱着头喃喃地自语:“我真的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吗?如果没有感情……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跟你们相处……我要怎么去爱……我要拿你们怎么办啊……” 星黎轻轻地蹲在了韩乐乐的面前:“我可以帮你啊……就算我不知道我也会帮你,一直到……你懂为止……” 韩乐乐的头慢慢抬起,愣愣地看着星黎。突然,他猛地把星黎搂进了怀里,额头轻轻地靠在了星黎的肩膀上,感受着那份真挚。 那种眩人的气息开始拂绕,韩乐乐的身上永远有种令人着迷的气息。 如果他像火,那飞蛾即使明知道危险,还会奋不顾身地上前,去拥抱那短暂的温暖,就算最后…… 会消散。

chaper7 阳光调皮地洒到了星黎的脸上,那种微微的刺痛感让星黎不由得睁开了眼睛。抬头仍是一层不变的天花板,床上的韩乐乐紧闭着双眼,抱着枕头甜甜地呼吸。还真亏他是个男生,竟然真的让一个女生睡沙发。 “哎呀,脖子好酸,腰好酸,腿好酸,胳膊好酸啊。” 星黎不停地活动着快要麻木的全身。 床上的韩乐乐嘟囔地翻了个身,把腿架到了护栏上,又继续呼呼大睡。 星黎悄悄地跑到了韩乐乐面前,仔细地端详起来。 如果他不是老装作酷酷的臭样子,那一定是个很让人喜欢的乖小子了。 没想到他醒着的时候凶巴巴的像个恶魔,睡觉的时候却安静漂亮得像个天使,这种感觉太让人奇怪了。 还有……他的皮肤紧致,光滑,如果摸上去一定很舒服啦,就一下,一下下…… 星黎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韩乐乐的脸,好像感觉和彦俊的小脸不相上下哦。 “好不好摸啊。” “好摸啊。” “想不想亲一下啊。” “这不好吧……” “咚!” 一个狠狠的暴栗打在了星黎的头上。 星黎气愤地抬头,却看见彦俊正无辜地眨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色女人,乘我不在就占别人的便宜。”彦俊气恼地盯着星黎,“人家高高兴兴地买来早饭给你吃,却发现你……你……呜……” 第18节:没共同语言 星黎一下堵住了彦俊的嘴,又气又羞:“闭嘴!” “啊?”彦俊一副惊讶的样子,转而又捶胸顿足悲愤欲绝:“没想到你和他呆了一晚上,口气倒变得一模一样了……” 星黎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韩乐乐的口头禅真的传染给自己了。 “还有……”彦俊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真讨厌,想吻我就直接告诉我嘛。何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把捂过我嘴的手放到你的嘴上去啊。” 星黎立刻放下了还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又忘了…… 彦俊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递给星黎,自己坐到了刚才星黎的位置,慢悠悠地欣赏。 “他的睫毛还没我长呢;皮肤也没有我白,黑黑的,掉进煤矿堆里一定找不到;还有他的鼻子啊,哪有我的漂亮啊;虽然比我高那么点,可一看上去就是木头。鉴定完毕:他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造猪!” 星黎差点被小小的汤粥噎住,好歹人家韩乐乐也算个帅哥,竟被彦俊评成了这样。 彦俊不怕死活地继续摸了摸韩乐乐的脸,却没有发现韩乐乐的睫毛已经开始抖动。 “皮肤倒还行,做个猪皮包。” “薛、彦、俊,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这么损人!” 韩乐乐一个翻身把彦俊压在了下面,一个被子蒙了上去。 “喂,他会死的。”星黎紧张地看着手脚乱翻的彦俊。 韩乐乐冷冷地扫了星黎一眼:“死了我不就是为民除害了?” “喂——” “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 “哦。” 星黎看了看一脸凶相的韩乐乐,把手中的粥放在了一边,慢慢把双手举了起来。 韩乐乐无奈地看着星黎:“你干吗?我有这么恐怖吗?去外面打盆水进来吧。” “哦。”星黎望了一眼终于找出缝隙大口呼吸的彦俊,点了点头。 韩乐乐用手沾水抹了抹自己的脸:“现在我去吃饭,你跟在我后面。” “哦。” “你现在继续讲昨天的事,我听着……” “还要讲啊?”星黎不可思议地看着韩乐乐,像他这种人,万一讲着讲着在大街上睡着了怎么办啊? “废话,你昨天有讲完吗?” “好,好……” 韩乐乐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喂,这种事怎么这么无聊啊?那男的等那么多年真是吃饱饭没事干。” “是你不懂浪漫。”星黎小声地嘀咕,继续吃碗里的东西。 “嘿。”韩乐乐低头笑了起来,“你们女生还真有意思啊。” 星黎终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跟你没共同语言。” “那菲怎么没和我说过啊?” “那是我跟你们没共同语言。” 韩乐乐摸了摸鼻子,点头道:“也有可能。” “你可以走路啦……” 星黎白了韩乐乐一眼:“你刚才不看到了。” “那……我自己走了。” “你走好了。” 星黎白了白韩乐乐的背影,他……竟然在偷笑? 莫名其妙的人! 吃完了东西,星黎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这么早回去也太无聊了吧,不如到处逛逛。 “大嫂,大嫂……” 忽然间星黎感觉自己的背后被拍了拍,好听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要找打扫的去人才交流市场。” 咦,眼前的男子有点眼熟。 一身哈韩的大衣大裤,看上去痞痞的,坏坏的,不过也帅帅的。 不过身旁的那个女孩却妖里妖气的。 “你是那个什么墨不墨的吧。” “竣墨。”身旁的女孩无比崇敬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星黎点了点头:“竣墨是吧,以后不要叫我什么打扫打扫的,真是难听死了。” “是大嫂……” “那也不准叫。” 竣墨笑着点了点头:“轩一呢。” “我怎么知道,我已经两天没见他了。” 竣墨摸了摸下巴笑了笑:“大嫂你没见到轩一也不用这么发火啊。” “都说不要叫大嫂了,难听死了。” “啧啧,轩一的品位真是越来越差了。” 竣墨摇了摇头,“要不你做我GF,保证不甩你?” “你做梦啊!”星黎用力地踩向竣墨的鞋子飞快地跑开。 望着星黎的背影,竣墨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趣地撩了撩头发:“真得很有意思……” 回到病房时,星黎发现彦俊正看着他手中的一个结,嘴里嘟囔着什么。 “你在干吗啊?” 彦俊迷惑地看着星黎:“你有没有玩过一个缘分测试啊?” “什么缘分测试啊?”星黎迷惑地看着彦俊。 彦俊在床头抽出两张纸巾分成了八条纸带,慢慢地搓成了八根纸绳。 在星黎面前晃了晃:“现在你默念三遍我的名字,再把绳子两两打结。” 星黎念了三遍彦俊的名字,笨拙地把绳子打结。 “真难看……”彦俊看着打得乱七八糟的结摇了摇头,把纸绳掉转:“再打结。” “好麻烦啊。”彦俊在搞什么鬼嘛。 “啊!” 彦俊无奈地望着手中大小不一的两个圈怒视着星黎。 “你干什么啊?”星黎下意识地往后跳了一步。 彦俊双手托腮,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我能干什么啊。” “那我们两个的缘分怎么样啊?” 第19节:隐性的秋波 “怎么样怎么样……”彦俊白了星黎一眼,抽噎了几下,“当然是你喜欢别人就不要我了喽。” 星黎也扔给彦俊一个卫生球:“谁要你谁要你啊。” “你!” 彦俊咧着的嘴巴也越来越大:“你抢了人家的初抱就不要人家了,你不负责,你陈世美……” 唉,真被彦俊打败了…… 星黎随手拿起一只香蕉堵住了彦俊的嘴:“闭嘴!” 彦俊也不甘示弱地把另一只香蕉塞到了星黎嘴里。 结果同一时间,两人惊讶地把嘴张得老大。 “请问这里有位祁星黎小姐吗?” 星黎还没从惊讶回神过来,彦俊已经笑脸迎人地走了上去。 “现在星黎不在,你找她有什么事?” 身穿皮萨店制服的女生立刻被这个灿烂的笑脸弄得晕头转向,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别乱说。” 星黎一掌推开正在用笑脸蛊惑女生的彦俊,“找我什么事啊?” 服务生显然吃了一惊,对星黎这种残害世上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帅哥的行为露出了不满。 “这是一位姓韩的先生送的水果皮萨,还有一封信送过来。” 服务生递给星黎东西的同时还不忘对着彦俊送上几个隐性的秋波。 “韩?”星黎接过了东西。 不会是韩乐乐吧?他有那么好心吗? “那辛苦你了。” 彦俊仍是迷死人不偿命地微笑着。 服务生的脸浮起了一丝红晕,说话也支支吾吾了:“没什么……” “没什么就拜拜了,谢谢你啊。” 彦俊很有绅士风度地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受宠若惊的服务生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门外。 “喂,是什么啊?” 彦俊伏在星黎身旁打量着纸上的内容,顺手还不忘拿起皮萨来大嚼。 在星黎手中的是一张印花的请柬,淡淡的清香似有似无地拂面而来,带起了心头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星黎,韩家的游船在十五号会在海边试航啊,还邀请你去,好棒哦!” “十五号?那岂不是明天?” 彦俊满不在乎地又拿起另一块皮萨:“这不是很正常啊,韩家的游船试航哦,挺好玩的。” 星黎摇了摇头:“我不去。” 彦俊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副惊讶的样子:“为什么啊?” “我跟他们不是很熟耶,去了有什么意思啊?” “有我啊。”彦俊指了指自己,把脸凑了过去,“像我这个天下第一大好人,当然会在那里帮你啊,你想想你不还认识伊娜和乐乐吗?” “可是……” 彦俊一把捂住了星黎的嘴:“不要可是啦。你忍心让我这么可爱、这么漂亮、这么迷人的帅哥失望吗?” 星黎摇了摇头,彦俊可真是越来越肉麻了呀。 清晨的海风像仙女湖少女手中的一条丝巾,漫无目的地轻滑过人的脸颊,轻软却让人难忘。 海潮涨涨落落,冲刷着沙滩上细软的海沙。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咸味,远处朦胧的海平面由那蒙蒙的水汽糅合成了一片。 一艘巨大而不失豪华的大游船静静地停在码头旁。 韩乐乐双手插进了裤袋里,站在甲板上迎着海风眺望着远处那若隐若现的朝阳。 那是一种快要破茧而出的美,不为着乌云所束缚,永远充满着活力,带来每一处的光明。 就像那个女孩,总是那么可爱,像舞动的精灵,充满活力地在生命的每处都画下闪亮的符号。 夏菲菲看了看一个人凝望的韩乐乐,犹豫了再三,还是拉住了一旁的伊娜,亲切地问着:“伊娜姐,为什么我总觉得乐乐他有时很奇怪啊。” “我也不知道啊。” 伊娜抱歉地对了夏菲菲耸了耸肩,“也许是天生的吧。” 夏菲菲的眉毛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会不会是忧郁症啊?” “怎么可能?”伊娜啼笑皆非地否定,“他脾气这么差,应该是火气太旺了吧。” “哦。” 夏菲菲心有余悸地看着前面那个若有所思的人,一脸的困惑。 “你也不要急啊,再等两个人我们就可以起航了。” “知道了。”夏菲菲微笑地点了点头。 “伊娜姐——” 星黎刚想叫出声,彦俊就欢快地跑了过去一下子抓住了伊娜的手,迫不及待地问:“伊娜姐,你有没有想我啊。” 伊娜微笑地看着彦俊:“不要这么孩子气啊。” “笨蛋,过来!”彦俊朝着星黎挥了挥手。 笨蛋,亏他叫得出来! 星黎看见了站在伊娜身旁的夏菲菲,正好四目相触,夏菲菲冷眸一瞥,高傲地转过头去。 “伊娜姐你好。”星黎文雅地问了个好。 伊娜点了点头,转向夏菲菲:“我来帮你们介绍吧。她是星黎,是乐乐的同学;星黎,她是菲菲,也是乐乐的未婚妻。” 夏菲菲冷哼一声,把头抬得老高,慢慢地伸出手来,不冷不热地说:“祁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我们……”不是认识的吗? 星黎刚想说出这句话,整个人就已经被彦俊拉出了好远。 夏菲菲的手尴尬地僵在了半空中,最后皮笑肉不笑地收回了双手,又不好发作,只有狠狠地怒视着星黎。 第20节:安慰小男孩 “喂,你干什么啊?” “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吃早餐啦。”彦俊笑眯眯地看着星黎,“我这么可爱在你身边,这么秀色可餐,算便宜你了。” “捣乱啊!”星黎“温柔”地拍了拍彦俊的脸蛋。 彦俊苦着脸慢吞吞地走到笑容可掬的服务生面前,发泄似的大吼:“我!要!吃!笨!蛋!” 服务生还接受不了一个这么可爱的男生突然大吼的转变,结结巴巴地重复:“笨蛋?” “对,我要把她咬死,嚼烂!” 彦俊生气地看着目瞪口呆的星黎,重重地发出了一声冷哼:“哼!”

chaper12 韩家。 韩乐乐的眉头早已经紧紧地皱起,修长的手指缓慢地击打着大理石的桌面。 缠着绷带的左脚也大大咧咧地架到了椅子上,闷闷地看着桌上的菜肴。 小景百无聊赖地摆弄面前的小碗,两只眼珠却滴溜溜地随着伊娜转动。 “伊娜姐,我饿了。” 伊娜歪了歪头,无奈地摊了摊手:“小景再等一下好不好,等我找到星黎再一起吃好吗?” “哼!” 小景冷冷地哼了一声,“就那个鲁莽的笨蛋,说不定还会迷路呢。” 伊娜无奈地摇摇头,拨出了一个号码,半天后才失落地挂下了电话:“关机……” 韩乐乐慢慢撑着拐杖站了起来,冷冷地看了伊娜一眼:“我出去一下。” “乐乐。”伊娜迟疑地叫了一声,“你的伤还没好啊!” 步伐微微停顿:“我的事不要你管。” “好香的鱼粥哦。” 星黎轻轻地捧起了手上的鱼粥,放到了轩一的面前:“你看你现在的脸色好多了啊,这个是翡翠鳕鱼羹,我老爸最喜欢喝我煮的这个了。” 轩一顿时哑然失笑,摸了摸自己的脸:“你老爸?” “对啊。”说起那个乌龙老爸星黎的话就开始多了,“我那个老爸啊,很嘴馋的。每次只要我一出手,他就会偷吃我煮的东西,和老鼠一样。” 轩一慢慢地喝了一口鱼粥,才缓缓地说:“我……没有爸爸。” “你没有爸爸那我是谁?” 一声低沉沙哑但颇有威严的声音响起。 星黎不由得望向了门口那个微显沧桑的中年男子身上。 削瘦的身影和依稀可见的英俊脸庞,更让星黎惊讶的是轩一和他竟那么的相似。 轩一的嘴角牵动了一丝讥笑:“你是伊藤集团老总——伊藤清黑。” “哈哈!”伊藤清黑仰头大笑,“你别忘了,你的身体里流的是我的血。伊藤轩一!” 伊藤轩一?这个姓氏…… 星黎慢慢地看向了轩一,他的脸色又呈现出了不一般的苍白。 伊藤清黑饶有兴趣地看着一旁的祁星黎:“祁小姐,看来你还不知道轩一的身份吧。他就是……” “够了!”轩一缓缓地站了起来,愤怒地瞪着伊藤清黑,“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伊藤清黑笑着看着轩一:“不要这么说,如果你真的和伊藤家划清界限的话,你画画的那点钱怎么供得起你养活自己和轩织,你每次发作的时候又怎么都可以救治得那么及时?你难道还真的以为你就那么容易地花那么点钱就可以租到那间房子吗?” 第32节:永恒还是无望 轩一的神色异常的难看:“不可能的,轩织明明告诉我……” “告诉你是有一个叫江湛的好心人帮你的对不对?”伊藤清黑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伊藤轩一,你不知道吗?你一直以来感谢的那个好心人就是我!” “不是的,你在骗我。”轩一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在骗我。” 伊藤清黑依然诡秘地笑着:“伊藤轩一,你身上永远流着我的血……” 你身上永远流着我的血!我的血!我的血!我的血!我的血!我的血!我的血! “不——” 轩一一把甩开了星黎抓着自己的手,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轩一!” 星黎没加多想就跟着轩一跑了出去,伊藤清黑的双眼微眯,露出了一丝迷茫…… “祁星黎,求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我真的不知道……” 轩一充满哀求地看着星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 星黎依然抓住了轩一的手,这下他没有甩开。 星黎认真地说:“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那你想安慰我吗?我不需要你可怜,你走啊!你走啊!” “你在说什么啊?”星黎一下子站到了轩一的面前,“你说过认我做了妹妹,可是你现在的样子配做我哥吗?” “对不起。”轩一慌忙地躲闪着星黎直视的目光,轩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失态了……我想回去好好静一静。” 星黎点了点头,目送轩一消失在那个巷口。 轩一的背影很是落寞,孤单得让人心疼…… 似乎有那么一恍惚间,星黎就以为他随时会消失不见…… “不错嘛,情深似海了。” 听到这冷冷的讽刺星黎的表情有些僵硬,她慢慢地转过身去,看着身后还靠着拐杖支撑的韩乐乐:“你……来了多久了?” “不久,不过时间刚好看到你牵着他的手。” 星黎试探地看着韩乐乐:“你生气啦?” “我才没闲工夫去生你的气,你别自作多情了。” 明明看到了韩乐乐眼中的生气,他却偏偏装作漠不关心。 “你不需要我解释?” “解你个头啊,快走了,我姐在等着。” 看到韩乐乐那高大的背影,斜倚着拐杖,星黎不由得笑了起来,跑上前去,轻轻地挽住了韩乐乐另一只手臂。 “喂,白痴女人!我还在生气啦!” 虽然韩乐乐的语气是凶巴巴的,可他没有甩开,而是气鼓鼓地看了星黎一眼,把头撇向了一边。 “喂,以后你有什么事不可以不告诉我!” “知道啦知道啦。” 似乎有钱人家的房子都会连带一个大得吓人的花园。 韩乐乐的家也不例外,整片花园种满了大片大片的桔梗。 五角星形状的花朵放肆地灿烂,房子在花丛中也显得特别的幽雅。 星黎想起了关于桔梗的传说:传说,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 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住花。 于是桔梗有着双层含义: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而他们的爱又是永恒还是无望呢? 伊娜并没有询问轩一的去向,星黎也没有提起。 一餐午饭就在说笑的光阴中过去。 午饭后,星黎经过伊娜的允许进到了那个桔梗花为世界的花园。 空气中漂浮着清雅淡然的味道,小巧圆润的石子铺成一条蜿蜒的小径,通向更深处的花海。 “你喜欢桔梗?” 韩乐乐饶有兴趣地问。 “只是觉得漂亮,这么大的花海是谁种的呢。”种下这片花的人一定是个很浪漫的人,有着雅致,有着耐心。 “轩一。” 韩乐乐顿了顿,“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这里种满了桔梗。后来他和姐姐分手后,姐姐一直不肯把这片桔梗除掉,现在也长得那么茂盛了。” 轩一,那个忧伤而悲戚的人,他把这里种满大片的桔梗,种下了大片的希望,只是这片爱是永恒还是无望呢? 韩乐乐轻轻地在星黎身边絮语:“祁星黎,你过来点,把眼睛闭起来。” 星黎走到了韩乐乐的身旁:“什么。” “你先把眼睛闭起来。”韩乐乐凶巴巴地说。 星黎蛮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韩乐乐凶什么凶啊。 一件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上了脖子。 星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伸手去触摸那条冰冷的项饰。 韩乐乐一把打掉了星黎的手:“喂,不准摘掉,除非你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了。” 星黎的脸红了起来。 韩乐乐左手的桃木手链散发着黑色的神秘气息。 星黎指了指那个黑色的桃木:“你戴着它啊。” “干吗,我是看着还蛮适合我的,所以我才戴。喂,你笑什么啊?” “想笑就笑喽。” 韩乐乐摸了摸鼻尖,讪讪地说:“对了啊,还有一件事。以后你不准随便关机,如果你经常关掉的话你就惨了。” 赤裸裸的威胁,星黎的脸上漫版出现了三条黑线。 学校里女生的目光多了些妒忌和怨恨。 如果目光可以当武器的话,那星黎现在保准是千疮百孔。 第33节:世纪公园 迎面走来的彦俊和一群纠缠不清的女生,星黎照列微笑地打了个招呼:“彦俊下午好啊。” 彦俊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照样和身旁的一群女生说笑地走了过去。 星黎不满的目光跟着彦俊的身影慢慢地移动着,这个臭小子,竟然不理人。 星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喊而出:“薛——彦——俊——!” 彦俊这才停了下来,慢慢地转身,露出了两个白眼:“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装傻啊?”星黎把头抬得高高的,瞥着彦俊:“竟然不理我!” 星黎越说越气,噔噔地跑上前,伸出双手把彦俊那张故作严肃的娃娃脸往两边用力地拉。 “放开放开!你不放开我不客气了啊。”彦俊原本睁得大大的眼睛马上眯了起来,又气又急地拍打着星黎的爪子。 感觉彦俊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地拍打在自己手上,不但不疼,倒像是——按摩? 这时,悦耳的和弦铃声响了起来,震动的感觉从口袋里传了过来。 星黎吐了吐舌头,把手机从裤袋里拿了出来,竟然是韩乐乐打过来的。 “喂。” “祁星黎,你帮我请个假吧。我……下午不去学校了。” “哦。”韩乐乐旷课不是从来不请假的吗? “哦,还有。”韩乐乐沉吟了一会,“晚上9点我在世纪公园的桥边等你。” 9点?那学校不是10点就会关大门吗?那自己睡哪啊。 星黎着急地朝电话大喊:“喂,9点,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啊,喂!” 星黎失望地挂下电话,为什么这个韩乐乐总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呢?连一点给人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实在是太专制点了吧。 “哼!”彦俊丢了个白眼过来,“那个非洲黑猩猩有什么好看的?” “非洲黑猩猩?”星黎艰难地说出了这个词语,脑海中浮现了黑猩猩和韩乐乐的对比,好像怎么也联系不起来啊。 彦俊的黑白分明的眼睛转啊转,气鼓鼓地说:“祁星黎,你竟然和他在一起,你知不知道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子……” “知道知道。”星黎连连摆手,立刻打断了彦俊的话:“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子没有超过一个月的对不对啊?” “你知道?!”彦俊疑惑地看着星黎。 真搞不懂这些女生,各个都知道韩乐乐花心,却依然各个像飞蛾一样明知道是火还偏偏要前进。 星黎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会帮他的,我知道他不知道怎么样去爱一个人,我都知道。” 彦俊冷笑一声,无奈地看着星黎:“你不要和别的女孩子一样把自己当作拯救天使一样去帮他,你一定会知道,你们根本不适合。” “我知道他很霸道,很专制,很野蛮。可是我还是会帮他。” 彦俊一把抓住了星黎的双臂:“你喜欢他?” 彦俊抓得很用力,像是要把星黎的手臂捏断一样。 星黎没有说话,而是把脸撇向一边。 “你……你承认了?” 彦俊无奈地笑了笑,笑得无奈又苍凉,“祁星黎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星黎坚定地迎上彦俊的目光,认真地说:“我不会的。” 彦俊慢慢地放开了星黎,退了几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看到了星黎不解的表情,彦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星黎的鼻子:“和你开玩笑的啦,你高兴什么你就自己去争取啊,相信自己。” 星黎一副吃惊的表情,痛苦地看着彦俊:“那……那你刚才干吗这么生气的样子啊。” 彦俊忍住了快溢出的笑声,带着笑意看着星黎:“笨女人,谁高兴生你的气啊,自作多情。” “好哇,你这个臭彦俊。”星黎立刻开始发动攻击去虐待彦俊那张可爱的脸了。 “祁星黎,我警告你,不准捏我这么可爱的脸!” 看着彦俊又急又羞地躲着自己的攻击,星黎的得意劲又多了一分,玩得也更厉害了。 在身旁的众女生嘴巴慢慢张大的景象中,这场嬉闹才慢慢地结束了。 想起彦俊嬉笑时的表情,浅浅的酒窝,超级可爱的娃娃脸,还有动不动就眯起来的明亮眼睛,真是越想越可爱。 “喂,轩织找你呢!”潇雅推推在发呆傻笑的星黎,“你快点出去吧,看她那副让人怜惜的样子,我也心软啊。” “她,为什么找我啊?”星黎狐疑地抬起头。 潇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用“没药救了”的眼神看着星黎:“她是来找你的,她会和我说什么吗?” 星黎点了点头:“也对啊。” 潇雅无奈地摇了摇头:“原来白痴真的会传染啊。我还以为你和韩乐乐在一起会带动他变聪明点呢!” “沈、潇、雅——” 潇雅立刻陪着笑摇头:“我在胡说。哎呀,我是谁,我刚才说什么了?我不知道啊?这是哪里?” 潇雅的装傻本事真是越来越好了,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会被她骗了呢。 轩织静静地伫立在门口,像一座远古神秘的雕像,散发着只有在岁月沉淀才有的忧郁。 风吹起了她的裙摆,白色的裙角飞扬,更给她的美镀上了一丝脆弱和虚幻。 她看到了星黎,灰暗的眼神发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祁星黎,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星黎点了点头:“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我就无能为力了。” 第34节:我会很坚强 轩织的眼眸又笼罩了一层阴郁:“你去看看哥哥好吗?” “轩一,轩一他怎么了?” 轩织咬了咬嘴唇:“昨天你回去后,哥哥用刀片割了自己的血管。” 轩一他自杀!他为什么要自杀? 昨天……昨天他不是答应自己要坚强吗? 星黎后退了几步,只觉得天旋地转。 “祁星黎,求求你,你去看看哥哥好吗?” 星黎握住轩织苍白的手腕:“你放心,我一定会看他的,轩一他在哪?” “哥哥……哥哥他在我们租的那个地方,自从昨天我发现他这样后,拿走了他身边所有的东西,只是现在哥哥很消沉,我希望你可以去看看他。” “我们现在就去。” 轩织微微地惊讶,她没有想到星黎竟然这么快地答应了。 “我以为你不会帮我。” “为什么不会帮你。” 轩织的目光又开始暗淡无光:“因为,我们的身上有一半流的是日本人的血,在小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每天都会成为大家作弄和欺负的对象,哥哥为了我就经常跟他们打架,有时候会浑身是血地跌跌撞撞地回来,身上的伤痕总是清晰可见。” “我不会,我们是朋友对吗?” 轩织点了点头,握紧了星黎的手,生怕她会拒绝似的。 轩织和星黎说的那间房子在上次星黎没有进去的胡同口。 这边的房子一看就知道年代已远,岌岌可危。 轩织走到了一幢破旧的楼房前,打开了门。 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房间很小却很整齐,一边放着一些画画的器材。 轩织微微地笑了笑,带着星黎走上了阁楼。 “我很没用是不是。” 轩一半坐在床头,声音似乎轻如丝絮,绝望而消沉:“你会不会看不起我呀?” 星黎坐到了轩一的床边,摇了摇头。 轩一的左手围绕着一圈白色的纱布,渗出了点点红晕。 “你为什么要这样子,你不知道这很让人担心吗?”星黎强忍着泪水的涌出,“你为什么要让人担心。” “星黎……”轩一艰难地伸出手去握住了星黎的手腕,“对不起。” 对不起,轩一竟然对自己说对不起。 星黎苦笑地看着轩一:“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即使有,你认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了吗?” 轩一的手轻轻地滑落星黎的手腕,嘴唇也苍白得可怕:“我不要,我不要我的身上还流着伊藤清黑的血!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妈妈的。” “哥……”轩织轻轻地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抓住了轩一的另一只手。 “伊藤清黑他很有钱,也很会花言巧语,他有着大把大把的钱还有着道上龙头的身份。一开始,妈妈并不知道他是伊藤集团的老总,只是真心地对待他。可是他得到了妈妈以后,就立刻消失无踪。妈妈的生活很苦,一个人把我们辛辛苦苦地带大,每次她的心脏病发作都会紧咬着东西不发出声音让我们知道。后来,她终于因为心脏衰竭死去。伊藤清黑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说要把我们接回去。你看他有多虚伪,我怎么能容忍身上还流着他的血呢。” 轩一颓然地闭上眼,嘴唇忍不住地颤抖翕动:“你是不是觉得我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个轩一了。” 一阵温热从自己的手心传来,手心中似乎有两个小小的飞蛾不停地蠢动,弄得自己痒痒的。 “对不起,对不起……”星黎把额头轻轻抵在了轩一的手掌中,喃喃自语,“轩一对不起,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温柔完美的王子,却忘了你还有人都有的感情,你温柔的外表下还有着脆弱,无助和孤独……我的每件事都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一味地去要求你坚强,却没有用好的方法来安慰你。” “傻丫头……” 轩一的另只手轻柔地覆在了星黎的头上,像飘落的花瓣,轻轻的几乎没有一丝重量。 星黎的睫毛沾满了泪水,在轩一的掌心滑过:“对,我是傻,我一点都不懂体谅你的感受。” “星黎,我答应你,我会坚强,我会很坚强!” “我相信你。” 轩一眼睑慢慢抬起,温柔地看着星黎:“扶我起来好吗?” 星黎点了点头,坐到了轩一的身边,慢慢地把倚在床头的轩一扶起。 手臂轻轻地围住了星黎的肩,轩一轻轻地低下头,在星黎光洁的额头轻轻地印上印记。 软软的触感虽只是蜻蜓一点,却似乎有融化一切的感觉。 轩一的双眼微闭,眼中却有着浓浓的情愫,他的眸子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洁净而明亮。 轻轻的吻又开始如落花落下,额头、眉毛、眼睛、脸颊…… 每一处都有一种酥麻的感觉,像涟漪一样缓缓散开。 当轩一的嘴唇要触碰到星黎的唇瓣时,星黎立刻触电般地慌忙躲开了轩一:“轩一……不可以!” 轩一轻轻地松开了星黎的双肩:“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 星黎的脸上浮现了两片俏丽的红云:“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做东西给你吃啊。你想吃什么?” “随你。” 星黎点点头,匆忙一笑,逃似的离开了轩一的床前。 “星黎。” 第35节:外面下着雨 “是你啊轩织,什么事啊?” 星黎回头一笑,又继续拨弄着锅子里的浓汤,“马上就可以煮好了,等等就可以给轩一吃了。” “你喜欢哥哥吗?” 轻轻的话拨弄着那个最柔软的地方,讪讪地笑了笑:“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轩织的声音充满了放下了骄傲的微微哀求:“祁星黎,我知道你现在是韩乐乐的女朋友。这个要求对你很无奈,可是我还是会求你。” 星黎的手僵了僵:“是什么?” “我希望你可以当哥哥的女朋友。” 星黎无奈地摇头,抱歉地看着轩织:“轩织你不要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啊!” “对不起,我很认真。”轩织深深地看着星黎。 膝盖微微弯曲,慢慢地跪了下来,凌乱的长发无奈地拂动:“我求你。” 星黎眼明手快地拉住了膝盖快要碰地的轩织:“轩织你不要这样啊。” 轩织的双手紧紧地拉住了星黎的手:“也许你不知道,我从小和哥哥生活在一起,感情很深。我不会让哥哥受一点痛苦,所以我求你……” 望着轩织期盼的目光,星黎无奈地撇过头:“对不起,我不能帮你。” 轩织失落地坐下,身体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抽空。 “你……好狠心!” “我对轩一的感情就像是兄妹一样,我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 轩织失神地点了点头:“那么……请你多陪陪他。” 9点了,9点了。星黎着急地看着挂钟。 轩一慢慢地抬头,看向了挂在墙上的闹钟:“祁星黎,你有急事吗?” “有……有点。” 星黎抱歉地看着轩一,“我明天再来陪你好吗?” “傻丫头,其实你不必每天都来的,我很快就可以好的。” 星黎歪着头做了个鬼脸:“我说来就一定会来,总之,你每天要等我。” 轩一默默地点了点头。 星黎刚走到门外,又转了个身,朝轩一露出了一个笑脸:“记得明天要等我哦。” “我会的。” “星黎。”轩织叫住了要走出门外的星黎,递过去一把雨伞,“外面下着雨呢。” “下雨?”星黎一下子想到了在世纪公园的桥边等自己的韩乐乐,他会不会…… “雨下了有多久了?” 轩织沉思了一会:“有好久了。” “那我现在就走。” 星黎接过轩织手中的雨伞,打开了门。 一阵猛烈的雨点迎风打到了自己身上,衣服上显出了深色的痕迹。 天灰蒙蒙的,像积蓄了好多的泪水,一下子喷涌而发。 雨势也大得可怕……

本文由购彩平台发布于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章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六章,第十五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