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第十五章

作者: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  发布:2019-10-03

chaper7 阳光调皮地洒到了星黎的脸上,那种微微的刺痛感让星黎不由得睁开了眼睛。抬头仍是一层不变的天花板,床上的韩乐乐紧闭着双眼,抱着枕头甜甜地呼吸。还真亏他是个男生,竟然真的让一个女生睡沙发。 “哎呀,脖子好酸,腰好酸,腿好酸,胳膊好酸啊。” 星黎不停地活动着快要麻木的全身。 床上的韩乐乐嘟囔地翻了个身,把腿架到了护栏上,又继续呼呼大睡。 星黎悄悄地跑到了韩乐乐面前,仔细地端详起来。 如果他不是老装作酷酷的臭样子,那一定是个很让人喜欢的乖小子了。 没想到他醒着的时候凶巴巴的像个恶魔,睡觉的时候却安静漂亮得像个天使,这种感觉太让人奇怪了。 还有……他的皮肤紧致,光滑,如果摸上去一定很舒服啦,就一下,一下下…… 星黎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韩乐乐的脸,好像感觉和彦俊的小脸不相上下哦。 “好不好摸啊。” “好摸啊。” “想不想亲一下啊。” “这不好吧……” “咚!” 一个狠狠的暴栗打在了星黎的头上。 星黎气愤地抬头,却看见彦俊正无辜地眨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色女人,乘我不在就占别人的便宜。”彦俊气恼地盯着星黎,“人家高高兴兴地买来早饭给你吃,却发现你……你……呜……” 第18节:没共同语言 星黎一下堵住了彦俊的嘴,又气又羞:“闭嘴!” “啊?”彦俊一副惊讶的样子,转而又捶胸顿足悲愤欲绝:“没想到你和他呆了一晚上,口气倒变得一模一样了……” 星黎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韩乐乐的口头禅真的传染给自己了。 “还有……”彦俊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真讨厌,想吻我就直接告诉我嘛。何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把捂过我嘴的手放到你的嘴上去啊。” 星黎立刻放下了还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又忘了…… 彦俊晃了晃手中的东西,递给星黎,自己坐到了刚才星黎的位置,慢悠悠地欣赏。 “他的睫毛还没我长呢;皮肤也没有我白,黑黑的,掉进煤矿堆里一定找不到;还有他的鼻子啊,哪有我的漂亮啊;虽然比我高那么点,可一看上去就是木头。鉴定完毕:他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造猪!” 星黎差点被小小的汤粥噎住,好歹人家韩乐乐也算个帅哥,竟被彦俊评成了这样。 彦俊不怕死活地继续摸了摸韩乐乐的脸,却没有发现韩乐乐的睫毛已经开始抖动。 “皮肤倒还行,做个猪皮包。” “薛、彦、俊,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这么损人!” 韩乐乐一个翻身把彦俊压在了下面,一个被子蒙了上去。 “喂,他会死的。”星黎紧张地看着手脚乱翻的彦俊。 韩乐乐冷冷地扫了星黎一眼:“死了我不就是为民除害了?” “喂——” “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 “哦。” 星黎看了看一脸凶相的韩乐乐,把手中的粥放在了一边,慢慢把双手举了起来。 韩乐乐无奈地看着星黎:“你干吗?我有这么恐怖吗?去外面打盆水进来吧。” “哦。”星黎望了一眼终于找出缝隙大口呼吸的彦俊,点了点头。 韩乐乐用手沾水抹了抹自己的脸:“现在我去吃饭,你跟在我后面。” “哦。” “你现在继续讲昨天的事,我听着……” “还要讲啊?”星黎不可思议地看着韩乐乐,像他这种人,万一讲着讲着在大街上睡着了怎么办啊? “废话,你昨天有讲完吗?” “好,好……” 韩乐乐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喂,这种事怎么这么无聊啊?那男的等那么多年真是吃饱饭没事干。” “是你不懂浪漫。”星黎小声地嘀咕,继续吃碗里的东西。 “嘿。”韩乐乐低头笑了起来,“你们女生还真有意思啊。” 星黎终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跟你没共同语言。” “那菲怎么没和我说过啊?” “那是我跟你们没共同语言。” 韩乐乐摸了摸鼻子,点头道:“也有可能。” “你可以走路啦……” 星黎白了韩乐乐一眼:“你刚才不看到了。” “那……我自己走了。” “你走好了。” 星黎白了白韩乐乐的背影,他……竟然在偷笑? 莫名其妙的人! 吃完了东西,星黎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这么早回去也太无聊了吧,不如到处逛逛。 “大嫂,大嫂……” 忽然间星黎感觉自己的背后被拍了拍,好听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要找打扫的去人才交流市场。” 咦,眼前的男子有点眼熟。 一身哈韩的大衣大裤,看上去痞痞的,坏坏的,不过也帅帅的。 不过身旁的那个女孩却妖里妖气的。 “你是那个什么墨不墨的吧。” “竣墨。”身旁的女孩无比崇敬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星黎点了点头:“竣墨是吧,以后不要叫我什么打扫打扫的,真是难听死了。” “是大嫂……” “那也不准叫。” 竣墨笑着点了点头:“轩一呢。” “我怎么知道,我已经两天没见他了。” 竣墨摸了摸下巴笑了笑:“大嫂你没见到轩一也不用这么发火啊。” “都说不要叫大嫂了,难听死了。” “啧啧,轩一的品位真是越来越差了。” 竣墨摇了摇头,“要不你做我GF,保证不甩你?” “你做梦啊!”星黎用力地踩向竣墨的鞋子飞快地跑开。 望着星黎的背影,竣墨没有生气,而是饶有兴趣地撩了撩头发:“真得很有意思……” 回到病房时,星黎发现彦俊正看着他手中的一个结,嘴里嘟囔着什么。 “你在干吗啊?” 彦俊迷惑地看着星黎:“你有没有玩过一个缘分测试啊?” “什么缘分测试啊?”星黎迷惑地看着彦俊。 彦俊在床头抽出两张纸巾分成了八条纸带,慢慢地搓成了八根纸绳。 在星黎面前晃了晃:“现在你默念三遍我的名字,再把绳子两两打结。” 星黎念了三遍彦俊的名字,笨拙地把绳子打结。 “真难看……”彦俊看着打得乱七八糟的结摇了摇头,把纸绳掉转:“再打结。” “好麻烦啊。”彦俊在搞什么鬼嘛。 “啊!” 彦俊无奈地望着手中大小不一的两个圈怒视着星黎。 “你干什么啊?”星黎下意识地往后跳了一步。 彦俊双手托腮,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我能干什么啊。” “那我们两个的缘分怎么样啊?” 第19节:隐性的秋波 “怎么样怎么样……”彦俊白了星黎一眼,抽噎了几下,“当然是你喜欢别人就不要我了喽。” 星黎也扔给彦俊一个卫生球:“谁要你谁要你啊。” “你!” 彦俊咧着的嘴巴也越来越大:“你抢了人家的初抱就不要人家了,你不负责,你陈世美……” 唉,真被彦俊打败了…… 星黎随手拿起一只香蕉堵住了彦俊的嘴:“闭嘴!” 彦俊也不甘示弱地把另一只香蕉塞到了星黎嘴里。 结果同一时间,两人惊讶地把嘴张得老大。 “请问这里有位祁星黎小姐吗?” 星黎还没从惊讶回神过来,彦俊已经笑脸迎人地走了上去。 “现在星黎不在,你找她有什么事?” 身穿皮萨店制服的女生立刻被这个灿烂的笑脸弄得晕头转向,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别乱说。” 星黎一掌推开正在用笑脸蛊惑女生的彦俊,“找我什么事啊?” 服务生显然吃了一惊,对星黎这种残害世上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帅哥的行为露出了不满。 “这是一位姓韩的先生送的水果皮萨,还有一封信送过来。” 服务生递给星黎东西的同时还不忘对着彦俊送上几个隐性的秋波。 “韩?”星黎接过了东西。 不会是韩乐乐吧?他有那么好心吗? “那辛苦你了。” 彦俊仍是迷死人不偿命地微笑着。 服务生的脸浮起了一丝红晕,说话也支支吾吾了:“没什么……” “没什么就拜拜了,谢谢你啊。” 彦俊很有绅士风度地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受宠若惊的服务生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门外。 “喂,是什么啊?” 彦俊伏在星黎身旁打量着纸上的内容,顺手还不忘拿起皮萨来大嚼。 在星黎手中的是一张印花的请柬,淡淡的清香似有似无地拂面而来,带起了心头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星黎,韩家的游船在十五号会在海边试航啊,还邀请你去,好棒哦!” “十五号?那岂不是明天?” 彦俊满不在乎地又拿起另一块皮萨:“这不是很正常啊,韩家的游船试航哦,挺好玩的。” 星黎摇了摇头:“我不去。” 彦俊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副惊讶的样子:“为什么啊?” “我跟他们不是很熟耶,去了有什么意思啊?” “有我啊。”彦俊指了指自己,把脸凑了过去,“像我这个天下第一大好人,当然会在那里帮你啊,你想想你不还认识伊娜和乐乐吗?” “可是……” 彦俊一把捂住了星黎的嘴:“不要可是啦。你忍心让我这么可爱、这么漂亮、这么迷人的帅哥失望吗?” 星黎摇了摇头,彦俊可真是越来越肉麻了呀。 清晨的海风像仙女湖少女手中的一条丝巾,漫无目的地轻滑过人的脸颊,轻软却让人难忘。 海潮涨涨落落,冲刷着沙滩上细软的海沙。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咸味,远处朦胧的海平面由那蒙蒙的水汽糅合成了一片。 一艘巨大而不失豪华的大游船静静地停在码头旁。 韩乐乐双手插进了裤袋里,站在甲板上迎着海风眺望着远处那若隐若现的朝阳。 那是一种快要破茧而出的美,不为着乌云所束缚,永远充满着活力,带来每一处的光明。 就像那个女孩,总是那么可爱,像舞动的精灵,充满活力地在生命的每处都画下闪亮的符号。 夏菲菲看了看一个人凝望的韩乐乐,犹豫了再三,还是拉住了一旁的伊娜,亲切地问着:“伊娜姐,为什么我总觉得乐乐他有时很奇怪啊。” “我也不知道啊。” 伊娜抱歉地对了夏菲菲耸了耸肩,“也许是天生的吧。” 夏菲菲的眉毛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会不会是忧郁症啊?” “怎么可能?”伊娜啼笑皆非地否定,“他脾气这么差,应该是火气太旺了吧。” “哦。” 夏菲菲心有余悸地看着前面那个若有所思的人,一脸的困惑。 “你也不要急啊,再等两个人我们就可以起航了。” “知道了。”夏菲菲微笑地点了点头。 “伊娜姐——” 星黎刚想叫出声,彦俊就欢快地跑了过去一下子抓住了伊娜的手,迫不及待地问:“伊娜姐,你有没有想我啊。” 伊娜微笑地看着彦俊:“不要这么孩子气啊。” “笨蛋,过来!”彦俊朝着星黎挥了挥手。 笨蛋,亏他叫得出来! 星黎看见了站在伊娜身旁的夏菲菲,正好四目相触,夏菲菲冷眸一瞥,高傲地转过头去。 “伊娜姐你好。”星黎文雅地问了个好。 伊娜点了点头,转向夏菲菲:“我来帮你们介绍吧。她是星黎,是乐乐的同学;星黎,她是菲菲,也是乐乐的未婚妻。” 夏菲菲冷哼一声,把头抬得老高,慢慢地伸出手来,不冷不热地说:“祁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我们……”不是认识的吗? 星黎刚想说出这句话,整个人就已经被彦俊拉出了好远。 夏菲菲的手尴尬地僵在了半空中,最后皮笑肉不笑地收回了双手,又不好发作,只有狠狠地怒视着星黎。 第20节:安慰小男孩 “喂,你干什么啊?” “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吃早餐啦。”彦俊笑眯眯地看着星黎,“我这么可爱在你身边,这么秀色可餐,算便宜你了。” “捣乱啊!”星黎“温柔”地拍了拍彦俊的脸蛋。 彦俊苦着脸慢吞吞地走到笑容可掬的服务生面前,发泄似的大吼:“我!要!吃!笨!蛋!” 服务生还接受不了一个这么可爱的男生突然大吼的转变,结结巴巴地重复:“笨蛋?” “对,我要把她咬死,嚼烂!” 彦俊生气地看着目瞪口呆的星黎,重重地发出了一声冷哼:“哼!”

chaper16 看着眼前的这张纸条,上面白纸黑字地写了一个醒目的题目:美术班申请。 潇雅看了看星黎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努了努嘴,鼓了鼓勇气才轻轻地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决定了要去读美术班啊。”星黎晃了晃手中的申请表,叹了一口气:“我的样子难道像在烧红薯吗?” “喂。”潇雅不解地伸出手,摸了摸星黎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地指着星黎,“原来你是烧糊涂了啊。” “你胡说什么啊,难道我报美术就是发高烧啊。”星黎慢慢地摇了摇头,目光却下意识地飘到了最后面的两张课桌上。 原本合并的课桌中间特地拉开了一条缝,像他们两个人中间的那条裂痕,触目惊心。 韩乐乐,好像也失踪了好几天了吧。 潇雅悠闲地拿出一瓶指甲油,慢慢地帮自己涂上,“你好好地要报什么美术啊?难道和韩乐乐分手打击过头了?” 星黎的头开始隐隐发痛,她不由得用手捂住了额头:“你怎么知道啊?” 潇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得意地笑着:“谁叫我是紫堇报的黄金级侦察员呢?你的事啊我都知道,不然怎么写文章啊?” 星黎腾地站了起来,头也越发开始痛了:“你说什么,你……” 潇雅摇了摇头,眼里充满了怜悯:“我说你是不是真的烧糊涂了,连我说的话你都听不清了啊?” “你才烧糊涂了呢!” 潇雅无奈的眼神看着星黎:“可是你是真的发高烧了啊。” “啊……” 眼前开始发黑,潇雅不说还好,一说自己还真觉得有昏眩的症状。 模糊中,只听见潇雅的惊叫。然后有只有力的双臂把自己抱起,接着好像在跑步。 那种熟悉而奇特的气息传了过来,好熟悉好熟悉…… 以前还不知道,现在终于知道了,那是桔梗花的淡淡味道…… 又一次模糊的疼痛,星黎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彦俊那放大的笑脸还是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 星黎的目光无神地扫视四周,又是讨厌的医院。 彦俊的手捉弄地捏了捏星黎的鼻子:“喂,我说你怎么老是一见我就昏啊,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星黎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说出的话立刻让彦俊大跌眼珠:“你怎么知道啊,我就是暗恋你很久了,所以啊我一看见你就激动得昏倒了。” 听到了这句不符合常理的话,彦俊原本嬉皮笑脸的脸立刻红了大半,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的:“你……不会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星黎充满笑容的脸立刻板了起来,眼珠一瞪,嘴角一咧:“当然不是真的啦,谁会暗恋你啊。说,谁把我送过来的。” 彦俊的脸僵了一会,又马上恢复了笑容满满的常态:“你说呢?如果是我啊,就直接把你扔到大街上。”星黎继续瞪着彦俊:“早知道你会这样了。” 彦俊做着鬼脸,摇头晃脑地说:“那个人啊,就是你在发烧期间喊的那个名字啊。” “喊名字?” 星黎的大眼珠滴溜溜地转着,想着,可记忆里还是一片空白。 彦俊忍俊不禁地看着星黎那副样子,把眼睛闭上,一脸笑意地学着刚才在星黎昏迷时看到的动作:“韩乐乐,不要走……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不可以走……” “你胡说!” 彦俊耸动肩膀笑了起来,突然他看到走进来的人,立刻大声地叫了出来:“韩乐乐,你说是不是啊。” 韩乐乐漠然地看了一眼没有看向自己的星黎,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去管她说了什么?我根本不用去在乎她。” 痛!!! 心开始被揉捏成了一团,又被钝刀一下一下地滑过。 第45节:做心脏手术 星黎努力睁大了眼睛,用最后的坚强挑衅地看着韩乐乐,声音中却有了颤音:“你根本就不用说这样的话,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不是吗?” “我不屑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星黎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去。 彦俊漂亮的眉头皱了起来,朝着那个身影担忧地看去:“你怎么又发臭脾气了,你这脾气可以当饭吃吗?” 韩乐乐一把抓住了彦俊的肩膀,用力捏紧:“你,不要去追!” 彦俊无奈地苦笑,对着一脸痛苦的韩乐乐苦笑:“韩乐乐,你明明是爱着她啊!你为什么又喜欢用这种态度来对她,你这样是不会挽回一个人的心的。” “你、闭、嘴!!!”韩乐乐愤怒的双眼充满了血红。 他紧紧地捏紧了双手,一拳一拳用力地朝雪白的墙壁砸去。 关节一下一下和墙壁碰撞着发出闷沉的击打声,先是点点殷红出现在了墙壁上,红色越来越大,漫成一条鲜红的细流慢慢地在墙面延伸…… “轩一大哥,你要吃点水果吗?吃水果对身体有好处的。” 轩一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用。” 星黎低着头拿起了桌旁的菜粥,用勺子拌了拌:“那么喝点粥啊,你不吃点东西怎么行啊,这个粥很清淡的,味道也好……” 轩一的眸子有着微波闪烁,他握住了星黎的手腕,轻声道:“星黎,你很伤心对吗?把头抬起来啊。” 星黎慢慢把低着的头抬了起来,那是一张早已被泪水浸泡过苍白的脸。 轩一心疼地抽出一边的纸巾细致地帮星黎擦去涌出的泪水。 “一个女孩子不要哭得稀里哗啦的。” “还喜欢的话就去告诉他,不要错过一段美丽的未来。”轩一的指尖依然冰凉,依然苍白。 “轩一大哥,你和伊娜姐呢?为什么明明互相爱着,却要分开,这不是同样残忍吗?” 轩一的手微微僵硬,苍白的脸挤出了一个隐性的笑容:“谁告诉你的。” 星黎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会:“我一开始以为那些吻是给我的,可是当我看到了镜子中相似的两个人后,才发现轩一大哥爱的是伊娜姐,是那个轩一大哥为她种下了大片大片桔梗花的伊娜姐,是那个轩一大哥为她在街上画了很多画才慢慢赚起钱买了绿幽灵手镯的伊娜姐,是那个送了轩一大哥铃铛轩一大哥到现在也未曾摘下来的伊娜姐。” 轩一默默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可以再去爱任何人了。我没有时间了,我不可以给她们幸福,我不可以给她们笑容。医生说我的心脏已经衰竭到苍老的地步,我随时会扔下我身边的人,无声地离开,我没有资格再去爱任何人了。” “衰竭?苍老?离开?”星黎猛地摇着头,“不可能的,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啊,一个心脏手术根本是可以应付的。” 轩一无声地摇了摇头,欣慰地看着星黎:“不需要了,我会慢慢地死去,而终会有另一个人代替我爱着伊娜,这也就足够了。还有你,星黎,你要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啊。” 星黎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苦涩地看着轩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轩一大哥,是没有钱!是没有钱对吗?你没有钱,所以拒绝做心脏手术对吗?” 轩一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星黎,他的眼神无奈而忧郁。 “你总是这样,什么事都要瞒在心里。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你以为自己死了就可以一走了之吗?还有很多人为你担心为你心疼啊,轩一大哥不应该这样的,他是个很温柔很会体谅人的人啊!” “我在你眼中是这样的么?”轩一自嘲地笑笑,“你永远把我想的那么好,其实我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是个很懦弱的人,我只会去伤害别人,我只会去扰乱别人平静的生活。” 星黎握住了轩一的手腕,看着上面系着的红色铃铛:“轩一大哥,你根本没有忘记过伊娜姐,你仍是爱她的啊。伊娜姐也同样爱着你,你们应该在一起的。” 轩一颓然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张开了嘴唇,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星黎……如果依然爱着一个人却不能给她幸福,你还会呆在她身边牵绊住她自由的吗?” 虚掩上的门被缓缓地打开了,露出了一张苍白却依然美丽的脸。 她的声音轻柔动人:“我只知道,如果爱着一个人却要离开她,那个人是世上最残忍的人。” 轩一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奇异的绯红,他的睫毛轻颤:“你听到了多少?” 伊娜抿起了迷人的唇角,深深地看着轩一:“不多,听到的却让我很满意了。轩一……桔梗花已经开始谢了,可我知道明年它们一定会再次开放,比今年更加灿烂……你对我的爱,也在无尽地向后延伸,一直望不到边,不会泯灭……” 伊娜慢慢地走到了轩一面前,她的眼神深得让人看不懂,她轻轻地靠着了轩一的胸膛,像在喃喃自语又像是说给轩一在听:“轩一,你不会成为我的牵绊,我们是一起的,就像两个单翅的天使,只有拥抱在一起才能一起飞翔,我们都不应该放开对方,而是永远在一起……” 伊娜轻轻地握住了轩一的手,继续地说着:“我不要你的任何誓言,只要可以留在你身边……你明白我的心么?” 第46节:熬过一个冬季 “我明白……” 轩一抚摩着伊娜的长发,目光变得温柔无比:“我会用剩下的时间好好去爱你。” 窗外的点点绿影招摇晃动,在殆尽的夏季做最后的舞蹈。 秋季已经来临了,接下来是冬季,只要过了冬季,就是复苏。 她和他的感情,会熬过这个冬季么? 星黎悠然地走向寝室的楼房。 昏黄的灯光淡淡地洒下了一片淡然。 记得第一次来这里轩一就走在了自己的边上。 那时的他,温柔得像片纱巾拂过自己的脸颊,那羞怯蔓延整个自己。 而现在,轩一已懂得了自己的幸福,那自己呢? 那个总爱冰着一张脸的人为什么老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阳光下淡淡的笑意,他发怒时那不顾一切的神情,他伤心时那种受伤的眼神,他…… 他!他!他! 满脑子都是他,似乎随时就有可能崩溃下去。 灯影模糊,人影孤单。 “给你。” 一张干净的纸巾递到了星黎面前。 蓦然抬头,那张想了百遍的脸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见星黎没有反应,韩乐乐自行温柔地帮她擦去了泪水。 “回到过去好么?” “不好……” 韩乐乐眼中的亮光黯然下去,像一泓黑潭。 星黎努了努嘴唇:“我不要过去的你,我不要过去只会让我伤心的韩乐乐,当你把手链扔掉的那个瞬间,我知道了你也把我的心扔掉了,我想过不再去留恋。” 韩乐乐垂下了眼睑,低声道:“那重新开始好么?” 星黎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一边的树木,喃喃自语:“秋天到了啊,冬天也会近的。你说感情可以熬过一个冬季么?” 韩乐乐惘然的目光有了焦点,他慎重地点了点头:“祁星黎,我明白了,失去的我会去找回,而我也会继续等待。” 秋风吹过,带起了一阵怅然。

chaper15 嫩绿的小草被一把一把地揪起,再被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风吹过,带起了断掉的小草随风飞去。 彦俊看到星黎失落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他一下子钻进了栏杆,坐到了星黎的身边。 “喂,小草也是有生命的,你把他们揪断了,他们也会疼的。” 星黎的手微微地一抖,停了下来。 彦俊睁大了眼睛看着一片狼藉的草坪:“哇,你竟然把这里弄的坑坑洼洼了,我真佩服你的挖地功啊。改天我们去挖番薯好不好?” 星黎转过头愤愤地看了彦俊一眼,又别过头去。 彦俊搓了搓手,继续笑着说:“不如我们去刨芋艿,或者去松土?你这么高的功夫一定什么都不在话下的。” 忍不住的星黎终于回过头来对着彦俊大吼:“你烦不烦啊。我没心情听你这种劣质玩笑。” 彦俊的笑容不减,语气仍是那种温暖的调子:“原来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过度伤心导致失声了呢。” 星黎的火气终于冒了上来:“我为什么要伤心,我一点都不伤心。我心情好得很……” 彦俊深深地看着星黎那晶亮可爱的大眼睛中的怒火,嘴角牵起了一个微笑,他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溜冰。” 星黎怀疑地问:“什么?” 彦俊立刻像个小孩子撒娇一样拉住了星黎的手:“人家想去玩溜冰了,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嘛。” 星黎坚决地别过头:“我不去。” 彦俊一脸受伤地拉住了星黎的手摇晃起来:“为什么?” “因为……”自己根本不会溜冰。 看到了星黎语塞的样子,彦俊拉住星黎的手摇晃地更厉害了:“我不管,你一定要去,万一人家这么可爱的人被拐卖掉了怎么办?” “你有那么弱吗?我记得你的功夫是很厉害的对吧,上次你把那四个人打进医院的事我可都知道啊。” 彦俊对星黎说的这段话实行了选择性失聪,毫不变色地继续撒娇:“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不管。” “好,我去。” 彦俊立刻把星黎从地上拖了起来:“那太好了,我们骑自行车去吧。嗯,你有自行车吗?” 星黎摇了摇头,彦俊兴奋地声音响起:“那只有我带你了啊,走吧!” 微风又一次轻轻地吹过,把星黎轻轻的话吹到了彦俊的耳边:“彦俊,谢谢你。” 彦俊的脸上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轻轻地点了点星黎的鼻子:“笨女人,你在说什么呀!” 街上,彦俊慢吞吞地骑着自行车,踩得又慢又不稳。 每一次彦俊摆动车把的时候星黎总是被迫抓住了彦俊的腰,也迎来了彦俊的一阵阵惨叫。 “喂,笨女人,你以后可不可以勤剪指甲啊,你这哪是抱人家腰嘛,明明是在掐我嘛。” “我还没问你呢。你是不是没吃饱饭啊,骑得这么慢还这么摇摇晃晃的,想摔死我啊。” 彦俊委屈地瞥了星黎一眼:“讨厌,人家只不过想让这条路变得长一点再长一点嘛。你要摔了可以抱我的腰嘛,可是……可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人竟然掐我,呜……” 星黎不满地跳了下来,跟着彦俊的车子走了几步,立刻大惊失色:“彦俊——” “有!”彦俊立刻把腰挺得直直的,“什么事。” 星黎一把拍向了彦俊的头:“你竟然骑得比我走路还慢,这样天黑也到不了你说的那个溜冰场。” 彦俊更是委屈地大嚷嚷:“人家这是保存实力嘛,你不知道那个溜冰场是很远的,一开始就骑那么快,到后来就没力气了。” “你下来,我来带你。” 彦俊的眼睛立刻睁得老大,结结巴巴地看着星黎:“你说什么?” “你耳背啊,给我下来。”星黎一把拉下还在车上发呆的彦俊。 潇洒地坐到了座凳上,对着彦俊眨了一下眼睛:“还不坐到我后面来。” 彦俊的表情像大杂烩似的变了好几种,最后才有节奏地点了点头,一把跳上了后面的车座。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里就行了。” “明白!”彦俊高呼一声,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星黎的腰。 好痒!星黎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手一滑,整个人就随着尖叫带着车向一旁倒了过去。 幸好车被一股力道支撑住了,没有倒地,而是慢慢地扶起。 一只热乎乎的手推了星黎的脑袋一下:“笨女人,只不过搂了你一下腰,就激动成这样?” 星黎气急败坏地看着彦俊:“谁说我激动了,我最怕痒了,以后不准碰我的腰,不然你就惨了!” 第42节:重重吻了下去 “好好好,不碰不碰。”彦俊噘起了嘴巴,“那等等让人家这么可爱的人摔在地上好了。” 星黎无奈地吐了一口气,真是拿彦俊没办法。 “你可以拉着我的衣摆,现在快点去啊。” “哦。可是……” “有意见是吧?有意见保留,不准提!” “哦……” 看着眼前这幢熟悉的建筑物,星黎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是这里。” 这不就是上次来的PUB吗?这里哪有什么溜冰场啊。 彦俊点了点头,指着那幢高建筑慢慢地解释:“对啊,就是这里。2楼是PUB,3楼是溜冰场,4楼是台球室,5楼是大型网吧,6楼是游戏厅。” 彦俊见星黎一副犹豫的样子,不由得推了星黎一把:“笨女人,你还在想什么啊?走啦。” “可是……” 彦俊拉起了星黎的手,走到电梯旁,按下了按键:“可是什么啊,我会保护你保护你一直都在你身边保护你,所以你不用怕哦。” 电梯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个女生扶着一个高大的男生走了出来。 刹那间,她肝胆俱裂。 这样一个熟悉的身影,自己为他伤心,为他消沉,可是! 韩乐乐…… 他没有抬头,而是仍由那个妖媚的女生就这么扶着他摇晃地走着。 四肢,陡然变得冰冷无比。 昏眩的感觉一下子冲击到了大脑。 他是韩乐乐,韩乐乐啊。 如果不是彦俊及时地扶住了她,现在倒地的一定是她。 星黎快步地上去,拉住了韩乐乐的手:“你给我过来!” 那个妖娆的女生不屑地看了星黎一眼,抬头无辜地看着目光迷离的韩乐乐:“她是谁,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啊?” 韩乐乐头也没有抬,低声道:“不认识,我们走吧。” “韩乐乐!”星黎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有某个地方在剧烈的疼痛。 妖艳的女生贴得更是紧了,柔柔地说:“可是他知道你的名字啊。” 韩乐乐浅浅一笑,醉眼蒙眬地看了身旁的女生一眼:“你不也知道我的名字吗?” 女生羞涩地别过脸,用星黎听不到的声音说:“原来也是个逢场作戏的啊。” “韩乐乐!”那个地方似乎越发痛了。 从前是装满了他的,而现在只有连续不断滑上的伤痕。 韩乐乐慢慢地抬起头,一把推开了身旁的女生。 冲星黎走了过去,他的眼中似乎有层朦胧的云雾:“你伤心了对吗?你为我伤心了。” “我一点都不伤心!” 韩乐乐猛地抱住了星黎的头,重重地吻了下去。 他的吻疯狂,霸道,更像是一场毫无怜惜的掠夺。 “啪!” 一声响亮的声音终止了他的霸道。 他抚摩着自己的脸颊,露出疯狂的笑意:“你还在乎我,对吗?” “你是个疯子!” 星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跑去。 “星黎!” 彦俊愤怒地看了韩乐乐一眼,转身追了出去。 远处。 星黎被彦俊紧紧地抓住,在他的身上低低哭泣。 韩乐乐慢慢闭起了眼睛:“你给我滚!” 那个妖媚的女生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慢慢地离开。 “喂喂喂,你不要走那么快啊,是我不对好不好,我错了好不好,你别那么快啊。”彦俊寸步不离地走在星黎身边不停地解释,密密的汗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你烦不烦啊。”星黎从口袋拿出一包纸巾扔在彦俊的身上,“不要跟我说话了。” 彦俊接过纸巾,似乎像受宠若惊地慢慢地擦着汗:“你不要生气了啊。” “我没生你的气!”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巴巴的啊。” “我……”星黎一时语塞,做了几个解释的动作后终于作罢。 彦俊扳过星黎的肩,认真地说:“星黎,你先什么都不要说。先听我说,我知道你是真的很喜欢乐乐,可有的事不要太勉强了,我知道你尽力了。” 星黎的眼瞳微缩,向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彦俊:“你……你是让我放手吗?” “这只是建议。” 星黎像小猫一样抱着双膝坐到一边的角落边,不停地摇头:“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听!不要和我说话了,我求求你了……” “这只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只希望你活着不要这么累。”彦俊蹲在了星黎旁边,把手轻轻地放在了星黎细软的发上,“好好哭一场。” 宝蓝,纯白,粉紫,大片大片地延伸到视线之外。 桔梗花的寓言随着时光蔓延飘过了一年又一年。 被桔梗花包围的那座小筑会延续着哪一个的寓言。 谁在翻手覆手间放开了我们的誓言,谁在微笑哭泣后才懂得怎样放开。 一样的景物再看又会有怎么样的滋味,在种满桔梗花的花园中,似乎还隐隐传出调皮的对话:韩乐乐轻轻地在星黎身边絮语:“祁星黎,你过来点,把眼睛闭起来。” 星黎走到了韩乐乐的身旁:“什么。” “你先把眼睛闭起来。”韩乐乐凶巴巴地说。 星黎蛮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韩乐乐凶什么凶啊。 一件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上了脖子。 第43节:天空一片墨蓝 星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伸手去触摸那条冰冷的项饰。 韩乐乐一把打掉了星黎的手:“喂,不准摘掉,除非你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了。” 星黎下意识地去触摸那条项链,它依然冰冷,就像他一样从来没有被自己融化过。 摁响门铃,开门的是伊娜。 “伊娜姐,韩乐乐在吗?” 伊娜歪了歪头,想了一会:“好像他出去了啊,他最近好像心事重重,有什么烦心事的样子。” “那你可不可以转告他明天晚上6点我在世纪公园等他。” 伊娜亲昵地握住了星黎的手:“怎么不在这里玩一会等乐乐回来啊。顺便我们聊聊天嘛。” 星黎摇了要头:“伊娜姐,下次吧。” 看到星黎的脸色极差,伊娜不由得一愣。 回过神来,星黎已经慢慢地走远了。 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 桥栏旁的人迷茫地皱起了漂亮的眉头。 修长的食指不停地敲打着栏杆。 一丝紧张,一丝忧郁在他阴霾的眸子中显露。 那个粉色的身影像春天最美丽的花朵,绽放着最美丽的芳华。 韩乐乐的表情立刻变成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来了啊。找我有事吗?” 星黎倔强地抬起头,坚定地看着他:“韩乐乐,我要你最真实地对我。” 韩乐乐冷哼一声:“我已经很累了。” 祁星黎默默地看着韩乐乐:“我也累了。” 四周静静地,有着莫名而诡异的气氛。 韩乐乐的脸色巨变,他痛苦地看着星黎:“祁星黎,你知道吗?我突然变得很累,我发疯地想知道你的一举一动,我看到你在别人身边我就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我的一切好像都变得不是我的了。” “可是你不该伤害到别人,你的脾气,你的任性,你的张狂,你自以为是。你从来不为别人去考虑,也从来不为别人着想。” 韩乐乐紧紧握起了自己的手:“你是不是真的开始讨厌我了?” 星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是!我开始讨厌你的所作所为,讨厌你的胡搅蛮缠,讨厌你的专制和你的霸道。” 夕阳渐渐地下沉,那细微的光芒也似乎快要消失不见。 韩乐乐的头发在夕阳下像缀满了金色的光芒。 他笑了起来,那是一种玩世不恭的笑容:“对,我从来就是这样。不管,你是否讨厌我!” 星黎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他,夕阳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黑色的夜幕慢慢地降临,天空一片墨蓝。 原来不知不觉,时间可以走得好快,从指缝中就这么流失过去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了韩乐乐是火热的夏天,现在的傍晚有些清冷,预示着秋天的到来。 秋天是个叶子枯死的季节,一切都要落下,等待着腐化…… 两旁的路灯在静默中亮起,幽幽地照在两个人的身上。 “没有事,我就走了。”韩乐乐深深地看了星黎一眼,别过头,转身离去。 星黎失落地对着那个影子大叫:“韩乐乐,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韩乐乐的身体僵了僵,没有回头。 闪烁的霓虹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 星黎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字:“好!” 压抑的难受从某处浮了上来,如果真的要分手,也就要分个彻底。 “韩乐乐,你等一等!” 韩乐乐慢慢地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转身。 星黎把手伸向了颈上的项链,“我把项链还给你。” 韩乐乐的手微微地颤抖:“你不要了吗?” 也许是经过雨水的浸泡,项链的金属扣失去了灵活,无论怎么用力都没有打开。 一个失手,项链上的小珠珠就散了开来,晶莹淡紫的小星星落了满地。 星星下坠折射出五彩的光芒,转瞬即逝,在地面清脆地敲打。 星黎显然是看呆了,过了好一会才慌忙地去捡落在地上的东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韩乐乐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他慢慢地褪下了手上的黑色桃木手链,在星黎的面前微微停住。 接着,他手猛地一挥,那条乌黑的手链带满了所有的失望,飞了出去。 韩乐乐的目光也变得冰冷无比:“你放心,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我也不会为你这个傻傻的人而难过了。” 隐隐的痛楚从某个地方阵阵传来,全身上下像是缺氧一样难受,星黎大口大口地呼吸,看着韩乐乐决绝的背影在瞬间变得扭曲,像沾上了水的宣纸画,化作了模糊的一片。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失去了,星黎虚脱地抬起了头来。朝着与韩乐乐相反的方向走去。 华灯初上,街边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这个城市繁华得让人惊叹。 满眼看上去的笑脸变得僵硬,冒着香气的小吃也变得索然无味。 星黎的手中还握着一把小小的淡紫星星,她们都有着尖锐的角,刺得手心生疼。 忧伤的歌声从某个角落传了出来,那低沉温婉的声音轻轻响起: 我知道你很难过 爱一个人 需要缘分 你何苦让自己 越陷越深 别傻得用你的天真 去碰触不安的灵魂 每一天只能痴痴地等 第44节:美术班申请 爱一个人 别太认真 你受伤的眼神 令人心痛 没有一个人 非要另一个人 才能过一生 你又何苦逼自己 面对伤痕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 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今天说分说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伤得比较久 爱一个人 别太认真 你受伤的眼神 令人心痛 没有一个人 非要另一个人 才能过一生 你又何苦逼自己 面对伤痕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 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今天说分说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伤得比较久 爱若变成了刺 思念也成了痴 也许心碎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我知道你很难过 感情的付出不是真心就会有结果 别问怎么做爱才能长久 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懂 我知道你很难过 昨天是恋人今天说分说就分手 别问你的痛 要怎么解脱 多情的人注定伤得比较久…… 不可遏止的哭声终于从星黎干涩的喉咙中发了出来…… 顿时,泪如雨下……

本文由购彩平台发布于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第十五章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