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春知处,是本身的词不达意

作者: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  发布:2019-10-01

天公作美,一场罕见的倾盆大雨不约而至,陈冰就像被雷电击穿脑袋似的,抬起脑袋高举双臂,站在只有零星车辆驶过的县城大街上,任凭利剑般的雨线刺在身上,穿透五脏六腑,直插他的心脏。他仰起脖子张开能吞进整个宇宙的大嘴巴,狮吼般地呐喊:“水莲,你在哪儿嗒?”
  陈冰有一股淡水鳖咬住东西不松口的劲儿,十几年前只有十七岁的他,是整个小镇唯一考上江南一所名大学的高考状元。一家人祖宗八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受苦人,今天陈家能出一个大学生,远比天上掉下一张葱油大饼更欢喜。母亲那双布满老茧干涩的手,捧住他国字型的脸,塌陷的眼眶浸满激动的泪花说:“冰娃子,妈妈和你爸爸上辈子一定是侍候文殊菩萨的童男童女,得到菩萨恩典,才有你今天的造化,快给文殊菩萨磕头谢恩!”
  他极不情愿地冲着母亲供的文殊菩萨画像磕了三个头。确切地说,那是一张母亲当宝贝的印刷品张贴画,母亲说这副文殊菩萨像是被五台山大主持开过光的能使菩萨显灵的神画。他考上大学就是文殊菩萨显灵,至少母亲是这样认为的。
  陈冰考上大学的消息,如同传播小道新闻的速度,一后晌的时间全镇人都在议论着这件光宗耀祖的大事。八竿子探不着的七大姑八大姨,走马灯似的上门给他提亲,有的干脆把自己的闺女领到他家直接见面,母亲脸上堆满皱纹地笑脸相迎相送。他足足憋闷了两天,终于爆发了出来:“我才十七岁,属于未成年,你们想做甚?”
  晋西北有句俏皮话:“老公公背儿媳妇游五台山,徒苦受了还落下个臊巴头。”
  陈冰小小年纪,凭着晋西北汉子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憨劲儿,学习成绩突出,大学三年每年都获得全额奖学金,没再花父母用血汗赚来的一分钱。园林管理系的许多女生向他飞去含情脉脉的目光,尤其是同班的胡飞飞寻找各种借口亲近他。他的脑袋里好像缺一根弦,一根不懂得男女之情的弦,实在搞不懂那些女生看自己眼神里为甚有一种怪怪的东西,好像潮虫爬进衣服里浑身不舒坦。
  在准备实习的关键当口,他被同班的胡飞飞给盯上了,胡飞飞是谁,被她盯上可比蚂蝗盯住更难缠,不吸干他体内的血液,那是决不罢休的。因为,她已经暗恋陈冰三年了,虽说比他大三岁,她会自圆其地说:“女大三抱金砖,再好不过了!”
  大学毕业后,陈冰被胡飞飞死缠乱打地拽到本市的一家房地产公司,敢情胡飞飞是公司胡老板的独生女。胡飞飞的父亲胡老板,歪着脖瞟着宝贝女儿领来的小伙好大一会儿,突然张开嘴“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陈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我有那么好笑吗?
  胡老板停止他那莫名其妙的大笑,上下打量了陈兵一番,拍拍他的膀子,好像街头算命看相的,夸赞道:“好!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厚厚的嘴唇,大大的口,是个吃四方的福相,妮子好眼力,他将来一定大富大贵!怪不得山上老仙姑说,妮子将来一定坐皇堂,皇堂是啥概念,是皇宫里的娘娘啊!哈哈……”
  陈冰悄悄地对胡飞飞说:“你爸像个走江湖打把势卖艺的,从啥地方也看不出是个大老板。”
  胡飞飞一双吊吊眼几乎竖立起来,她的脸像墙抹了一层大白粉似的,没一点血色的腮帮子抽搐了几下,“你爸才是走江湖打把势卖艺的流浪汉,没事别找不痛快,行不?”
  陈兵见她耍起了大小姐脾气,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是好笑,要不是胡老板在场的话,他非笑出声来不可。
  陈冰开始跟着胡飞飞学习搞房产销售,没多久他的销售业绩获得了公司第一名,使得胡老板对他刮目相看了,每天都会对员工夸耀陈冰能干。
  从此以后,胡飞飞就带着陈冰跑销售,其实根本不是为了销售,只因跑销售能每天能和他单独相处,这就足矣,她觉得最大的幸福莫过如此。公司的业绩如何,是父亲操心的事儿,跟她没啥太大的关系。陈兵跟她跑了几天销售,发现她到哪儿都摆出一副大小姐的臭架子,好像她就是天王老子天下第一似的。
  陈冰一开始是很反感,后来变成了讨厌,再后来她在身边就像一只绿头苍蝇在头顶上“嗡嗡”乱叫,不但讨厌还恶心。为了躲避这只“绿头苍蝇”,他早出晚归,独自一人全身心投入到房产销售当中。加之正赶上房价迅猛上涨,他以待人真诚、友好和善的朴实作风,赢得了很多顾客的信任,房产销售业绩自然而然快速增长,获得了公司年度销售冠军的成绩。
  一年的时间,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他拿到了几十万的销售提成奖,这个数目对他和他的家人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
  夏天天气分外炎热,炽热的太阳将市区变成了一座大烤炉,只要在室外停留片刻,就会像北京烤鸭一样浑身流油。一大早,胡飞飞开着乳白色的宝马将陈冰堵在了他的宿舍门前,说带他去几十公里外的清水河游泳,那条河不但水清澈,山区的天气也比较凉爽,在炎热的夏季出游,那地方是最佳选择。
  这次陈冰被这只“绿头苍蝇”盯死了,不论找各种理由回绝,都无济于事了,想躲也躲不过去了,只好上了她的车。陈冰来江南三年了,从来没有出去看看江南秀美的景色,他没有时间。
  来到了绿树葱葱的大山脚下,一条清澈的河水中倒映出群山巍巍的模样,被山峦映成碧绿的河水,缠绵地泛起银色的浪花,偶尔几只蜻蜓点水,使水面绽放出朵朵涟漪,看到如此景色,他的心飞起来了……
  胡飞飞停车之后就开始在车里脱衣服,夏天衣着本来就少的可怜,她脱掉一件短袖衫几乎把赤裸裸的上身全都暴露了,陈兵急忙下车躲避,听到胡飞飞在车里笑得不可开交,“哈哈,年龄不大却是个老古董哦,老封建!”他没心思搭理她的嘲笑,躲在车尾换上了游泳裤,拿上后备箱里的救生圈飞快跑到了河边,却愣在了那儿。
  老家晋西北是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坡,他根本不会游泳,甚至有点怕水。他估摸离岸边两米开外的河水起码有近两米的深度,他这只“旱鸭子”愣在岸边不敢下水,也实属正常。
  胡飞飞换好了浅粉色的泳衣,套上了救生圈来到他身前转了几圈,问道:“看,我的泳衣漂亮不?”或许是反感的心理在作怪,他看也没看她,自己套上救生圈纵身跳进了河中,他为此次行为付出了呛了几口河水的代价。胡飞飞看到他的狼狈相,在岸边笑个不停,好像吃了喜鹊屎似的。
  其实,从小被父母看得很严的胡飞飞,根本没机会去游泳馆学游泳,直到上大学之后,才和几位要好的女同学一起到游泳馆学游泳。其他同学几天内在水中游得自在潇洒,她足足学了一年,只学会泳姿最丑的狗刨,别的游泳姿势,那只有呛水的份儿了,她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干脆就不学了。
  陈兵刚刚适应了水性,依靠救生圈能手脚并用胡乱拨拉着,还可以向前缓缓游动,他高兴得大声喊:“我能向前游哩!”在他大声喊叫的同时,一道闪电在上空划过,紧接着头顶炸响了一声开天辟地的惊雷,仿佛要把整个世界炸得支离破碎似的。他抬头看到西北方的滚滚黑云铺天盖地向这边压来,不好,暴风雨来了!他一边招呼胡飞飞赶快游上岸,一边自己也拼命地向岸边划去,只是他手忙脚乱拨拉了半天,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就在原地直打转转。心里越着急,身体转动得越快,转得他头晕脑胀、四肢无力,靠着救生圈的浮力,把脑袋露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再没精力去关注胡飞飞此时的状况了。
  胡飞飞的情况更糟,看到压过来的乌云和电闪雷鸣,吓得头皮发麻,一着急把救生圈给脱落了,还好她会狗刨,扑腾扑腾地将救生圈抓住夹在胳肢窝里,单手划水向岸边游去。一只手划水,不是身体在原地打转,而是围着救生圈转圈,她明白自己有几把刷子,根本不敢放开救生圈,只能随着水流向下游的陈冰漂去。当她即将靠近原地打转的陈冰的时候,一个巨浪将他二人同时掀进了涛涛洪水中……
  陈冰感觉自己走进了路途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什么样子他不知晓,只觉得自己身心疲惫有气无力了,想睁开眼睛看看那个新世界,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当他使出浑身力气打开眼帘时,看到一位美人鱼姑娘正在亲自己的嘴巴,除了母亲他还是第一次被女性亲吻,身体的不适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缓缓地闭上眼睛,无比舒畅地尽情享受他人生第一次初吻。他越来越觉得怪怪的,难道初吻就是往嘴里吹气吗?为甚还捏住鼻子,这样的举动,有啥蕴意哩?
  姑娘将他送上开往市区的大巴,临分别时说:“我叫水莲,你名字的冰是水的骨骼,懂吗?以后别独自一人出来游泳,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珍惜生命才是人生最关键的事情!”
  水莲姑娘的话提醒了他,他不由地为胡飞飞担心起来,她现在不知怎样,能躲过这场劫难吗?本想问下水莲姑娘,是否听说还有人救起一位姑娘。救他命的美人鱼的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外,也将他想问想说的话搁置在了心底。
  当陈冰出院返到回房地产公司才得知,胡飞飞被当地农民给救了,送到医院胡飞飞的大脑已经严重缺氧,导致大脑皮层坏死,变成了植物人。
  陈冰去医院看望胡飞飞时,听医生对她父亲讲,想叫她苏醒光靠药物还不行,需要一位她心里最喜欢的人经常陪她说说话,聊一聊她记忆中最深刻最感兴趣的事情,也许奇迹会发生在她的身上。陈冰明白,胡飞飞心里最喜欢的人是自己,虽说讨厌她,终归同学一场,为了胡飞飞早日苏醒,自己应该责无旁贷去照顾她,帮助她早日苏醒康复!
  胡老板听陈冰说要求去医院服侍他的宝贝女儿,多日愁眉不展的脸上露出了瞬间的笑容,他向陈冰承诺,不管飞飞是否苏醒,他都会按公司最高待遇给陈冰发工资。陈冰摇摇头,苦苦一笑告诉胡老板:“我不是为了高工资,只希望胡飞飞能在最短的时间苏醒康复,这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陈兵在医院精心侍候胡飞飞没几天,几位小护士就对他产生极其强烈的好奇心,头一回见到如此执着真诚的男朋友,一天到晚守着一个活死人的女友,他一点都不烦?一位叫玲玲的小护士趁没人的间隙,问他:“为啥对女朋友这么好?是不是想继承她父亲的房地产公司?”听到她的话,一股怒气冲进陈冰的脑袋里,站起来对她大声说道:“我首先声明,胡飞飞只是我的同学,不是甚女朋友,你想发财去给土豪当小三小四,小十几都行,就是别拿个人的歪歪心看待我!”
  小护士玲玲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好可爱,来到他的脸跟前笑道:“嘻嘻……像个爷们儿,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哈哈……”她说完一溜烟跑了,把陈冰弄得一头雾水。一来二去,他和几位小护士混熟了,有些憋在心里的话也敢对她们说了,当几位小护士听到他心里装的女朋友,竟是救过他却没说几句话的水莲,玲玲问他:“为啥你认定水莲是女朋友?”他说:“我将人生最宝贵的初吻献给了她,不选择水莲做我的女朋友,老天都会惩罚对爱不真诚的人!”
  几个小护士听完这番话,一个个笑得稀里哗啦,玲玲捂住肚子告诉他:“那是急救的一种方法,不是亲吻!”陈冰梗起脖子说:“亲了我的嘴巴就是我的初吻,今生我认定水莲是我一辈子的婆姨!”
  看到他认真的劲儿,几位护士顿时对他肃然起敬了,现如今还有几个像陈冰这么执着的青年人,看上去傻傻的,却有一颗滚烫滚烫的心。“当今爱情风行啥‘安全感’,什么叫‘安全感’,能嫁给像陈兵这样对情感执着的人,等于自己的情感生活住进了‘安全小区’!”玲玲认真地对几个护士说。
  她和陈冰熟悉了,这句话就成了她的口头禅,是玩笑还是心里话,只有她自己知道。
  为了照顾好胡飞飞,陈冰每天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无法腾出时间去寻找水莲,玲玲给他出主意去报社登寻人启事。可是,寻人启事在报纸上登了,依然没有水莲的消息,他只能在等待的日子中煎熬着。
  说起来人类这个高级动物,除了懂感情高智商外,还有一个强大的又无法说清楚的本能——爱与爱情。虽然水莲没和陈冰说上几句话,但她的心里却泛起了阵阵波澜,送走陈冰的几天里,心里总感觉缺点什么,对于这位春花般十八岁的少女,正是绽放爱情花朵的初恋时期。
  水莲是一位大山里的姑娘,从小跟着种植花卉的父亲学习养花种树,又在广东某地的技校学习两年花卉培育,她对花的认识具有自己独特见地。如果把美丽的花朵比作女人,那么勤劳的蜜蜂就是男人,没有花朵的绽放,就没有这个美丽的世界;没有蜜蜂的勤劳,就不会有美丽世界的延续。
  那次为了抢救陈冰,她第一次采用在技校常识课上学到的口对口呼吸法。当陈冰说出“初吻”一词,她在好笑的同时,心中蠕动着一股说不清楚的感觉,这也是自己第一次与小伙子嘴对嘴的呼吸。如果陈冰认为这种行为是他的初吻,自己呢?不是也将初吻献给了他吗?每当想到此刻,她的面颊总会布满红云,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他?疑问在脑海出现的瞬间,她的心跳加速,急忙双手捂住发烫的脸颊,在心里嘲讽自己没出息。没出息不要紧,放不下才是折磨人的魔鬼,陈冰的身影总会不知不觉地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甩又甩不掉。

上一章

去年暑假,我去县城里和朋友聚会。有些人走散了就真的没有再见过面,例如,陈冰。

图片 1

我给橙汁打赌,你如果敢来,我自罚三瓶冰啤。结果橙汁意外的出现在我面前,留了长发,更有女人味了,关键还挺漂亮。

对于相恋的人来说,相处是一种考验,很多人在安全距离外动心,开始恋爱后冷淡。翔子和陈冰却恰恰相反。

我站起来,大惊失色,说,橙汁,你来了?

翔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独立的人,也从没想过,会对一个人生出想要粘在一起的想法。可当她提着晚饭到医院陪陈冰值班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恋爱让她发生了改变。

橙汁淡淡一笑,说,对啊,为什么不能来。

陈冰虽然年轻,可已经是副教授了,所以值得是三线的班,他给翔子解释的时候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得意,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展露职业优秀,让他有种雄性的满足。反思起来,又有些自觉幼稚的羞涩。

可是,陈冰却没有来。

翔子陪着陈冰在办公室吃饭,坐下没出半个小时,已经有四个护士以各种理由进来找陈冰,虽然是同他反应患者情况,眼睛却都扫着翔子。

人物如今残缺不齐,但帷幕早已拉开,故事在昨日安静上演。日期和情绪已经作废,故事还是原来的故事,只是最后,你在不在,看不看得到,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终于就剩他们俩的时候,翔子忍不住笑起来,“果然是这个效果啊!”

2009年,我和陈冰趴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漫不经心的聊天,实际两双贼眼都在朝隔壁班花那边瞄。彩虹姑娘是我们那时候的大众情人。

陈冰了然的看着她,“这就是你来陪我吃饭,还故意画了淡妆的原因?”

我:冰,你个大头挡我视线了。

翔子一笑,“哎,我可不是不自信啊,我这是为了你的面子着想,大众情人的选择总不能太让人失望——虽然我的优势不在这皮囊上。”

陈冰挪挪头。调整好姿势,两个人刷刷刷,动作一致,接着往姑娘那边瞅。我想,这太特么自动化了。

陈冰眉毛一皱一挑,“是嘛,可我当初帮助你,分明是为色所迷啊!”

我:冰,你刚才讲到哪了?这样干瞅着人家不太好。

翔子扑过去,恶婆娘似的掐住他的脖子,“在那些小护士面前,不许漏出这种表情,要板正庄严,不可侵犯,知不知道!”

陈冰:~~

陈冰听话的高举双手,“遵命,遵命!”

我:去不去厕所?

翔子心满意足,得意的放手,却在放松的瞬间,被他捉到了怀里,“我这么听话,你不奖励一下?”

陈冰:好。

图片 2

然后两人从姑娘面前掠过,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两人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昂首,挺腰,收腹,眼珠子灵活开动,360度全方位扫射。

两人正腻歪着,突然门被推开,“陈冰!”

到了厕所门口,我说,突然没有尿意了。

进门的是个穿着时髦的女人,看见坐在陈冰怀里的翔子,表情一疆。

陈冰:我也是。

翔子分辨后认出,这好像就是上次被陈冰扛回家的那人,心中瞬间升起来者不善的感觉!

然后两人一路折回去,一看,顿时想骂娘,上个厕所的空,我和陈冰的有利位置,就被几个猥琐的男生霸占了。我和陈冰表示很不屑。然后换了个栏杆,继续趴。

“向雨阳,你怎么来了?”陈冰惊讶的站起来。

橙汁那时候学习挺用功,留着齐耳的短发,像个假小子,但清秀干净,不太爱说话。我和陈冰每到了考试,就喜欢抱她大腿。

向雨阳冷笑,“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我刚下飞机,听王磊说你今天值班,就直接来医院了!”

放假后,几个人到龙湖公园赏花,滑旱冰。几个人租了几双溜冰鞋溜的嗨皮,唯独橙汁抱着一双鞋,坐在旁边的草坪上发呆。

“陈冰将翔子揽到身前,这是我女朋友,林燕翔,你可以叫她翔子。”

几个男生一溜烟滑过去,说,不会啊,我教你啊。

向雨阳突然就笑了,“燕翔,鸟屎,这名字可真逗,你父母挺幽默!”

橙汁慌忙摆手说,不用不用。

“向雨阳!”陈冰呵斥。

过了一会儿,他叫住我,脸憋的通红,说,我不会嗳。那个~

翔子用力握了下陈冰的手,面对明显的敌意,倒是很快就摆平了心态,“向小姐很会开玩笑,反正我们不常见,笑笑拉近距离也好。”

我心里大喜,三个字差点蹦出口,我愿意!!!!

陈冰意外于翔子的淡定,可既然她这么说了,自然也放松下来,“翔子,这是我大学同学,向雨阳。”

橙汁说,我看陈冰溜得那么好,可不可以让他来教我?

“怎么不说是你前女友的前闺蜜?”向雨阳接口。

我差点跌倒,牙齿咬得咯噔脆,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技术!!!

翔子的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这人似乎打定主意要让自己不痛快。

然后就看到两个人依在一起,陈冰滑的像一阵风, 橙汁像个毛毛虫,在陈冰的扶持下才勉强前行。陈冰偶尔会扶住她手臂,橙汁就仰起脸盯着陈冰看,然后不好意思的挽起落在眼际的发丝。

她刚想开口,就听身边陈冰冷下的声音说道“向雨阳,我们是同学,也是朋友,希望你不要逼我,把这个朋友变成‘曾经’。”

后来,我和陈兵一起去商店,半路上见到橙汁,陈冰喊,橙汁!!

向雨阳一时愣住了,震惊的眼睛里很快就蓄满泪水,在要夺眶而出之前转身就走。

然后橙汁一溜烟跑过来,手里捧满了零食,推搡着送给我和陈冰。

图片 3

陈冰挥挥手,认真的看着橙汁,说,听说你认识彩虹姑娘,可不可以帮个忙,要下彩虹姑娘的QQ号?

陈冰似乎很累似的坐了下来,翔子什么也不说,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他,观察着他。

我在旁边打气说,是啊是啊,要来了给你买零食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翔子,有些事情,我不愿意你在别人口里听到。”陈冰说着,抬头观察了下翔子的表情。

橙汁盯着陈冰的脸,鼓起嘴巴说,就这个??然后咬紧牙关,说,你要人家号码干嘛?气哄哄的像小猪一样,一扭一扭的走开了。

翔子只是认真安静的望着他,眼睛深的看不出她有什么想法。这让陈冰心里,没来由的一慌。

我和陈冰顿时石化,陈冰说,橙汁哪条筋又犯了。

陈冰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有名,除了耀眼的外表,还有傲人的成绩,难得的是性格也很好,在男生中,也很有威望。

我说,不知道,女孩子有时就很莫名其妙的,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的男孩子是不会缺少人追的,只是追求的方式各不相同。林艾和向雨阳虽然是好朋友,可两个人的个性却很不一样。向雨阳热烈而骄傲,是带刺的玫瑰,林艾却沉静似水。

陈冰转向我,我被拒绝了就这么好笑么?

林艾当时的成绩仅次于陈冰,两个人又在同一个社团。开始的时候,向雨阳经常借口找林艾接近陈冰。陈冰一直觉得,她就是个任性的小女孩,并没太放在心上,最主要的是,那个时候,频繁的接触,让他和林艾已经有了默契。

2011年,我们搬到老校区,高考的励志横幅,拉满了学校的每个角落,男女生宿舍的走廊里,挂满了白色的校服和五颜六色的衬衣。风吹过来,荡漾的每一处衣角,都散发着清淡好闻的洗衣液味道。

两个同样优秀的年轻男女,频繁接触而生情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没想到向雨阳知道后却很不能接受,她向陈冰表白,想要公平的竞争。

老校区的硬件条件差,学生每天都要去水房打水,打水是不带插水卡的,得买水票的那种。于是经常有人在课间,趴在栏杆上假装看风景,然后一有人提起水瓶,就马上冲到对方面前,让帮忙捎带一瓶。

陈冰对向雨阳说,自己对她只是朋友而已,没有别的想法,不是林艾也不会是她,希望能够打消她的想法。

橙汁总喜欢下课就往陈冰的座位跑,问他要不要一起打水去,陈冰喜欢课间抱着篮球去装逼,如果没空去,橙汁就大方的说,那我帮你带一瓶咯!

可高智商的陈冰,却在这件事情上了显得很低情商,他不明白他的说法只是让两个女孩儿越走越远。向雨阳虽然暂时接受了这个现实,可她选择以一种退而求其次的方式留在陈冰身边,和他做朋友。

有时偶尔一起去,橙汁总会笑的很开心。大老远都能听到她清脆的声音。

向雨阳只有在陈冰面前才会收起骄傲,她不再表白,陈冰也不忍心再和她划清界限,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她一直在一个安全距离外老老实实的做朋友,和林艾的关系,却已经貌合神离。

老校区男生宿舍的对面,就是女生宿舍,所以大家没事就趴窗户。各种趴,刷牙趴,嗑瓜子趴,睡觉前趴一趴,说是有利睡眠。若是对面宿舍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伙就扔掉手里的东西,挤在一起,导致窗户周围的墙皮脱落了好几层。

陈冰和林艾在一起后,还是会有别的姑娘来追求。林艾渐渐的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她知道陈冰爱她,可她没有自信,能够一直拥有这样的爱。后来,在没有告知陈冰的情况下,她选择出国做交换生。最后给陈冰的理由是,只有自己更优秀,在他的面前才能有自信!

有一次,我在宿舍走廊里看女生,见到橙汁从便利店迎面走来。在一棵长青木下,默默地看陈冰打篮球。

图片 4

我喊,橙汁!橙汁!橙汁!

林艾出国后一年,和陈冰提出分手,她觉得国外的学习生活让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她快乐充实,也不需要自卑,她不想回来了!

橙汁慌张狐疑的四处乱看。我喊,上面!她抬起头,不好意思的冲着我笑。陈冰给她打招呼,说,买东西啊?

林艾离开后,向雨阳一直在陈冰身边,他们的相处真的像兄妹一样。陈冰以为,他得到了一个难得的朋友,可向雨阳却一直还在心里给他留着位子。直到毕业后,向雨阳离开这个城市回到老家继承家业。

她盯着陈冰傻笑,说,对啊。

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可向雨阳认定的人并不会轻易放弃,只要有机会见面,她就决不浪费,可就是不敢再向陈冰表白了,因为害怕连朋友都做不成。而另一方面,陈冰空窗的时间越久,让她越觉得自己越有机会。

可是,橙汁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买啊,好几次都是这样。为什么呢?

那一次醉酒是意外也是故意,向雨阳借着酒劲赖到陈冰家里,她心里甚至默默期待,酒后的深夜独处能让两人发生些什么。可陈冰却只是尽心的照顾她,秋毫无犯。

后来,橙汁找到我,问我,陈冰是不是很喜欢隔壁班的彩虹姑娘啊?

她伤心失望之余,终于将心里真正的念头说了出来,她以为陈冰是在等林艾回来。

我说,是啊,是男人都会喜欢。

其实,林艾于陈冰而言,真的已经是过去了。最让人痛苦的分手,是无疾而终。他经历过了,痛定思痛才知道,自己不过是,没遇到对的人。

她愣了一秒没说话,低着头塞给我一张纸,说是陈冰喜欢女孩的QQ号。还没等我开口,就匆匆跑掉了。

听陈冰讲完这一段,翔子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可她又突然就那么笑开了“陈冰,我告诉你,过去你多么的温柔多情我不管,如今,你再敢明知人家对你有意,还不保持距离,那我,就得和你保持距离了,我最讨厌的就是暧昧不明的男女关系。”

过了一会儿,橙汁又跑回来,小心翼翼的告诫我说,不要说我给的啊。

陈冰马上说“放心,放心,当初也只是年纪小,不会处理感情问题。上次她喝醉后说的话,我也很意外,已经和她说清楚了!”

我说,不需要了,陈冰和彩虹姑娘已经在一起了,你不知道么?

图片 5

橙汁大惊失色,问,真的?

目录

我说,真的。

橙汁不说话了,把脸扭向窗外不让我看。

我说,橙汁,你是不是喜欢他?

橙汁安静的看着我,对我说,你们男生都这么神经大条吗?我以为付出他就会感觉得到的,不是吗?不过,他有喜欢的人了。说完好像沉沉的叹了口气。那一口气,无望,落寞,绵长到每个日夜,打碎在时间的浪潮中。

要亲手拼凑多少点点滴滴,才换来你的潘然大悟,要亲手设计多少种巧合偶遇,才让你看清我的心欢喜。我也想与你架起沟通的桥梁,让你看清我爱你,却总是词不达意。

2012年夏天,天气像心情一样,让人喘不过气。大家都开始专心复习,太多的情感都藏在心底,太多的情绪都抛在身后,橙汁和陈冰也没有了太多交集。

高考前夕,学校流行扔书,说是祭奠高考最崇高的形式。资料书,教材,试卷,哗哗哗从窗口往楼下的臭水沟扔,我扔急眼了,把一本夹着一张100元大钞的书潇洒的扔了出去,过后心疼的不得了。

橙汁安静的坐在座位上,把每一本书都整理好。

而陈冰更潇洒,说这几本书禁锢了老子整个青春,然后啪啪啪的把书撕碎,从窗口扔出去,众人齐齐拍手叫好,然后纷纷效仿。

后来呢,有一位手拿黑色铁铲的大爷,带着两位肥胖的体育老师,把陈冰带走了。之后才了解,在陈冰把整本书撕随扔下后,风一吹,都吹到了水塔旁边的打水房处,大爷那如今全是几厘米厚的纸屑。

陈冰被抓去扫纸条,我在楼上冲着陈冰哈哈大笑,陈冰拿着扫把,冲我做鬼脸。

橙汁默默地拿了个扫把,一声不吭,下楼去和陈冰一起扫。陈冰呆住了,让橙汁赶紧回去,橙汁假装听不到,安静使劲的去扫地上的每一片纸屑。

我们在楼上都安静了,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指指点点,没有人冲陈冰开玩笑了,大家都看着橙汁,有点感动。

毕业后,陈冰和彩虹姑娘分手。

大家去附近的餐馆吃离别宴,我和陈冰都终于喝醉。大家扶持着去KTV唱歌,陈冰窝在沙发里,嘴里念叨着,彩虹姑娘。

橙汁说,我是麦霸,我要唱歌。

于是点了几首情歌,每一首都很走心。

橙汁说,最后一首,是我最想唱的一首歌,送给你们!!!

是林忆莲的词不达意。

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  化解沟通的难题  为你我也可以  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  很想都翻译成言语  带你进我心底  我们就像隔着一层玻璃  看得见却触不及  虽然我离你几毫米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着急

橙汁含情默默的看着陈冰深情的唱着每一句,但陈冰醉倒在沙发上,看不见。

大家都安静了,每个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膝盖,好像每个人都在橙汁深情的歌声里,想到自己的一段心事,想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他,以及无法传达的爱。

而我们更知道,唱完这首歌,就该转身挥挥手告别。告别一段时光,告别一些人,告别曾经的喜怒哀乐,和过去的自己。

陈冰哭了,不为别的,为彩虹小姐。

橙汁接着唱,你身旁寂寞冷清,我一直在这里,不说一句。我无法传达我自己。从何说起,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橙汁拧巴着脸,挺丑。彩灯打在她脸上,我清楚地看到,两行清澈的泪水默默地流淌,但她一手抹掉眼泪,挤出笑容。嗓音慢慢哽咽,终于唱不下去了,把头抱在膝盖里。

我听到,有几个女生小声哭了。

今年夏天,我和橙汁偶尔碰面,她终于有了男朋友,男孩坚定的站在橙汁旁边,看得出,男孩很爱她。橙汁依旧安静温柔,漂亮的长发,很有女人味。

我心想,橙汁,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假小子了,你再也不用费力的去传达,我爱你了。

祝你幸福。

曾经以为,只要拼尽全力的付出,你就能感觉得到。我用尽力气翻译我爱你,却总词不达意。我也想与你架起桥梁,建立默契,但我必须先看清我自己。

如果只是朋友,再多的心欢喜,都无法住进你的心底。所以,总有些暗恋,是自己止于嘴角,掩与岁月的爱恋。

爱是让人成长的东西。你在时间的开头,为我书写一个明亮的前言,我在故事的结尾,为你画上一个大大的句号。

最后,总有人,替我去爱你。那么,也总有一个爱你的人,越过时空的距离,替他去爱你。

本文由购彩平台发布于买彩票的正规网站-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唯有春知处,是本身的词不达意

关键词: